十一月, 2009 的日志

来嘛,来结婚嘛

话说本周末我就要结婚啦,真的,是真的。
喝酒办事的那种,穿西服打领带的哟。
总之场面很大就是了,比普通饭局大多了,就算是大规模网友聚会也没有这么大。
哪位同学有意出席的就联系我嘛,MSN或者旺旺或者手机短信或者站内留言的都可以嘛。
从礼数上来说应该我遍邀各位的,然则……
我真的很懒啊!!!请帖都懒得发啊!!!就算是被鄙视我也无怨无悔啊!!!
qingtie

 

究竟要怎样你们才肯看帖回帖嘛

我也很无奈啊姐妹们!

 

不来也不去

在你需要一首歌的时候,你总会找到它。

不来也不去 – 陈奕迅
扬帆时 人潮没有你
我是我 和途人一起
停顿时 在你笑开的眼眉 望穿秋水之美
回程时 浪淘尽了你
任背影 长睡着不起
留下我 在粪土当中 翻检背囊
直到拾回自己
掌心因此多出一根刺 没有刺痛便懒知
就当共你 有旧情没有往事
如烟 因给你递过火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回望最初 当丧失是得着可不可
可痛若骊歌 乐如儿歌
像你没来过 没去过
谁同行 仍同样结尾
血液里 才遗传悲喜
谁亦难 避过这一身客尘 但刚巧出於你
垂头前 没缘份丧气
睡到醒 才站立得起
盲目过 便看到天机 反覆往来
又再做回自己
即使一生多出一根刺 没有刺痛别要知
就当共你 有剧情没有故事

 

来嘛,来玩百战天仙嘛!

点这里点这里!点这里点这里!点!点!
有一万两银子和轩辕剑送哟!
一万两银子!!! 轩辕剑!!!
也许你不care这些东西,但是没关系!因为银子和剑是送给我的……

 

博克侬!博克侬!博克侬!博克侬!

冯尼古特在《猫的摇篮》,博克侬教徒们坚信人们是被编成队的,每个人都在神谕的指示下活动。这些被编好的队伍就是“卡拉斯”。要是你发现你的生活和另一个人的生活纠缠在一起,可是又没有什么合乎逻辑的原因,那么这个人可能就是你的“卡拉斯”的一个成员。
李志在《梵高先生》中唱道:“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单。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我觉得他们说得都没错。本质上来说我相信李志所唱的,另一方面,我又确实处于至少两个卡拉斯之中。一个叫做“不靠谱青年”,其中充杂着伪文艺青年,伪写手,伪编辑,伪艺术家,伪销售,伪爱国卫生积极分子,伪留学生,伪归国学者,伪失业者和伪在职员工。进入这个卡拉斯的坎坎叫做“人生的大疲惫”,或者叫做懒。有人说我正在远离这个圈子,然则我要说,卡拉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且必将贯穿终生。无论何时何地,不靠谱青年都必将让我满心欢喜,让我感觉平安喜乐,好比在虎豹出没之处,身边有腿慢者相伴。这是一种奇妙的信任感,与“垫背”这个词相关。
我的另一个卡拉斯,哇,那就厉害了,因为我在其中扮演着中心,核心,core的角色。这个卡拉斯叫做“多情男与路人女”,或者叫做“自作多情男和毫不相干的路人女”。但是很遗憾,这其中各人的生活并没有纠缠在一起。其实其中只有一个很纠结的核心罢了……

 

你们没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

有的时候,我希望有平行世界。这样在某些世界里,有相对完美的我。
这样有一些我就可以,身板挺拔且英俊,揣着钱,和money,
跟第一个爱上的姑娘结婚,然后一同死去。
有的时候,我希望有平行世界。这样在某些世界里,就有一些我,
过得比现在的我凄惨很多。例如,他们用文艺来逃避真实,但私底下只看A片。
对不起,我觉得我无意间伤害了很多的人。
有的时候,我希望有平行世界。这样我可以假装有些事已经由另一些我去做了,我只是碰巧没有做的那个。
有的时候,我希望有平行世界。这样我可以知道,我的存在只是亿万万分之一,
对于那个发散出无数我的源头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呀。
但是有的时候,我希望有平行世界。在每个世界里,不是我做出了选择,而是选择确定了我。
我要跳出来说,你们没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打死我我也不说,打死我我也不说,打死我我也不说,打死我我也不说。
来,歌以咏志罢。

if  i lay my head down                            放低了我个头啊,
i will see you in my dream                       我就拥你入梦中。
wearin that polka dot dress                     穿着那身点点装呀,
and sittin by the stream                         坐在那小溪旁。
leaning in to hear you                             我往你身边那么一靠啊,
you will whisper in my ear                        你在我耳边那么一说。
and everything i need to know                  当时么我就听见了,
i finally hear                                           当时么我就圆满了。
i wish i could remember                             现在我想想又不敢想呀,
but my selective memory                           想想又不敢想。
won’t let me                                            想想又不敢想呀,想想又不敢想。
when i was a baby we would                     你我还是幼崽时,
go out to the park                                     手拉手儿去公园。
and sit out in the fountain                          坐在那个喷泉边,
and splash around until it’s dark           闲闲玩水过一天。
days go on forever                                    日子就这样天天过哟,
when you only know that much                 你知,你知,
and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而我满腔的话儿没出口,
is answered with one touch                        只等着你来点破哟。
i wish i could remember                              然则,我想想又不敢想哟,
but my selective memory                           想想又不敢想呀。
won’t let me                                            想想又不敢想耶,想想又不敢想呢……
信!达!雅!
在!哪!里!
我好爱我的英译中作品,有癞痢爱戴花般的自豪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