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十月 at 我的心是FM调频

十月, 2007 的日志

认衰吧~!大biubiu~

14:34:02 醉&认衰吧~!大biubiu~哇哈哈哈哈哈
http://shop33374995.taobao.com/
14:34:10 醉&认衰吧~!大biubiu~哇哈哈哈哈哈

14:34:18 醉&认衰吧~!大biubiu~哇哈哈哈哈哈
这个女僧跟你很是般配
09:43:26 oltra
女尼,素女尼才对
======== 引用的分割线========
为虾米,为虾米每次看到秀逗的女生都要往我头上推呢?
为虾米不推我脚下?
我觉得,我应该去找语速超过两千八的主唱,找一个主音琵琶,找一个大舌头的和声,组一个Indie Rap 的 Band,并取名为“脱线女郎”。

 

春秋

今天在窗边凭栏远眺(大约四十米远),晒着太阳有些小暖,很是受用。我想:这天气跟春天也差不多呀,春天和秋天到底有啥不一样捏。片刻之后我想到了,春天之后是夏天, 秋天之后是冬天……
就好像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晚上的差别呀……
=========================
小歌两首。出自东东枪的blog,原文在此
之一 《Sikenashka》(众多版本之一)
有个姑娘她贼拉拉的胖呀吗,
身上穿的是的确良,
嘴里嚼的是泡泡糖,
这样的姑娘我看不上。
我是一个光棍儿汉呀吗,
姑娘都来把我爱,
汉族姑娘我看不上呀吗,
大肉片子我吃不下。
Wai,Siganushga,Siganushga,
Siganushga呀,Siganushga。
之二 《光棍汉》
我是一个光棍汉
天南地北都走遍
河南的姑娘找我谈
我很难办
她的大裤裆太难看
我是一个光棍汉
天南地北都走遍
山东的姑娘找我谈
我很难办
她嘴里的大葱味太窜
我是一个光棍汉
天南地北都走遍
四川的姑娘找我谈
我很难办
辣椒辣得我直冒汗
我是一个光棍汉
天南地北都走遍
广东的姑娘找我谈
我很难办
她鼻子长得像手榴弹
我是一个光棍汉
天南地北都走遍
上海的姑娘找我谈
我很难办
她一定骗得我团团转

 

早知道

早知道黄河的水呀干了,修他妈的铁桥又是做啥呀泥
早知道尕妹妹的心呀变了,谈他妈的恋爱又是做啥呀泥
修他妈的铁桥又是做啥呀泥
谈他妈的恋爱又是做啥呀泥
好诗,好诗。他妈的这个词,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真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受。有些人说了就让人想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啪啪啪左右开弓抽他大嘴巴子,有些人说了让人想大力拍她脑袋说“你好口耐呀”,有些人说了让人想把她舌头捋直了,有些人说了则让人胸怀为之一畅,就好像郁积在胸口的百炼硬馍顿化为绕指柔。
中国的语言真是博大精深呀~~~
背景收听:来自野孩子乐队的《早知道》
[audio:http://oltra.cn/files/already_know.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