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07 的日志

太三俗了!我好喜欢!

[coolplayer width=”475″ height=”447″ autoplay=”0″ loop=”0″ charset=”utf-8″ download=”1″ media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我爱三俗,三俗爱我
[/coolplayer]

 

大方广佛惯口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解饿行愿品

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个甜碗四点心。
四干就是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儿。
四鲜是北山苹果莘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
四蜜饯青梅橘饼圆肉瓜条。
四冷荤全羊肝儿溜蟹腿白斩鸡炸排骨。
三甜碗莲子粥杏仁儿茶糖蒸八宝饭。
四点心芙蓉糕喇嘛糕油炸荟子炸元宵。
蒸羊羔。
蒸熊掌。
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
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
溜鲜蘑。
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
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炸开耳、炒田鸡。
桂花翅子。
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件儿、炒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
甲:糟鸭、糟蟹。
甲: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大碗儿多撒胡椒面热腾乎啦的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汆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
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煨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汆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儿、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
========== 口沫横飞的分割线 ==========
报菜名的这一段惯口练成之后,我就天下无敌了!天下无敌了!天下无敌~

 

噗哧一声,唤醒了我童年的记忆呀

ipod坏掉以后,我在淘宝上买了一个魅族的X3。放入电池,插上数据线之后,过了约莫一分来钟,我听到MP3里传来噗哧一声响。打开一看,电池爆了,而且机身局部温度超过了六十度。我研究了一下,发现我把电池插反了。霎时间,童年时那些对于电子品的记忆潮水般地涌上了心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原来还是那么地脆弱呀……
话说当年,我一度以为电子产品都是很容易坏的;这跟我没事就喜欢拿它们进行拆解有一定的关系。有一天,我把一个飞利浦的电吹风搁在枕头上忘了关,大约两分钟后,它“呜呃呃呃呃”的一下就不喘气了。当时我心情很沉痛,觉得一定是保险丝烧掉了;然后就去找螺丝刀打算将它大卸八块。然则令我感到惊奇的是,等我找到螺丝刀,再拿起电吹风来试了下开关,它居然又活过来了——可见电吹风跟电表的构造还是有所区别的,并不是拿一截儿铅锡合金在那儿顶事。这件事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电子产品的看法,从此后,当它们出现故障时,我会先把它们搁在一边凉快一阵儿,而不是立刻去拿螺丝刀和老虎钳。想想看,万一在把它们开膛破肚的时候,它们还是活的呢?
这几年来,我先后用了GBA,GBM,Nokia 3100,Nokia 1110,它们使我将电子产品与不死系生物等同了起来。而ipod shuffle让我有了一个“mp3用坏了就能换新的”这样一个很不正确滴概念。所以在把这个X3用爆掉之后,我心不慌脸不红地把它重新装包,寄给了卖家,说:“丫坏掉了!给我换一新的!”当然了,此时我还没有确认收货。
于是卖家墨迹了一下之后,屈服了。在我离开北京的当天,收到了一个邮包,里面是一个新的X3包装盒。但此时,我心情开始沉重起来:不知为何,我脚得里面放的一定不是一个新的mp3。说不定里面放的根本就是一个U盘。还有可能是一个塑料壳里插了一个USB口,中间塞了一些纸片……
等我终于将那层层胶带撕开,打开包装盒一看,哦买嘎!果然……不像是新的!接上数据线再一看,哦买嘎!确实不像是新的!我愤怒地质问了卖家,他说:这是厂家寄过来的,我也没有拆开来过呀!我愤怒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要不是他寄了一个返修的给我,就是厂家寄了一个返修的给他。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但是对于这种以返修品来应付返修的做法又找不出什么碴儿来,欲发作而不得发作,心情很是尴尬。但是追本溯源地想了一想,把电池反插一下就会爆掉,这是什么电路设计嘛。还不如十年前的电吹风呢,这叫哪门子的数码产品?太差劲了!
然后我背起包飞也似地跑下楼打车去火车站了。
于是,现在,我就只有一个方向键不是那么灵的X3可用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它的音质真的比ipod好很多啊~
==========欣慰的分隔线========
我要说,Yellow Star 里的 Feifei Run 那才叫 Feifei Run, 果冻帝国 里的 Feifei Run 那怎么能叫 Feifei Run 呢!而且居然有两首!搞什么嘛~

 

非洲鸡的滋味,猫和你都想了解

周四一早背着旅行包去入职,周五下午就出发去宁波象山参加一年一度的大outing鸟,人生果然就是在路上啊……
周六全天的户外活动,在阴天的保护之下,我英俊的相貌得以保全!然则周日短短两三个小时的暴晒,我就红了……红完之后,我就黑了……然后我想起某位传说中晒不黑的同学,有一天,她去了北戴河。然后,她掉皮了……
所以说,阳光不可怕,可怕的是阳光+海风的组合,那正是制造咸鱼的标准环境呀~

 

迁址通知

从即日起,My Radio Heart FM由北京迁至杭州,请各位同学继续锁定本频道,竖起耳朵听,瞪大眼睛看,敞开肚皮吃……
据广大听众反映,本次迁址,对国内社会和国际形势影响甚微——倘若我每年回几趟北京,请各位吃几个饭的话,那就是音容宛在,浩气长存了。对我来说,只要把以鼓楼为中心,2.5公里为半径的一块地皮搬到西湖边去,即可世界大同,环球同此凉热了。然则回来一趟北京容易,要想把3.1416*(2.5*1000^2)^2平方米的一块地皮,连同上面的水土,建筑,花草,人物,还有狗,一齐运到千里之外,在这样一个非魔法世界中,真是人生不能承受之困难呀。
所以,我亏了。以后回来北京,应该由你们请我吃饭才是。
昨天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出一个上古的CD机,若干年前去爬厢红旗的时候拿出来用过,然后就永久收藏起来了。接上电源之后居然还能使,于是翻出同样闲置已久的铁三角ATH-CK5,哦买嘎,果然比ipod+森海MX400好使……只是电源接口处接触不良,得使劲儿按着听,听久了手腕处就要抽筋。当时机子里的CD是小红莓的《Wake Up And Smell The Coffee》,是在和平街北口三元梅园(已故)隔壁那家音像店里买的,开机之后,听到的是Track01:《Never Grow Old》。
真是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来,听一下吧。
[audio:http://www.isbox.cn/music/never_grow_old.mp3]
且让我们在歌声中渐行渐远吧。哦买嘎,忽然又想放出著名的《我含笑九泉陪裙钗》了……OK,打住。
So,晚安北京,各地的听众朋友们。

 

我不是教你诈

我是教你绑……

  绑票,亦称绑架。即是把某人掳走,然后对其家属或相关机构勒索金钱。
以个人或小集团进行之绑票程序如下:
1. 选定绑票目标。最常见目标通常为某富商之子。要小心确定目标为有钱人,而且被掳后其亲人家属有能力调动金钱交付赎金。若为求财,掳走女性通常较少发生。
2. 选定藏参地点。地点必须是偏僻的郊区或荒岛,尽可能无人接近。必要时可考虑藏参于境外,或在公海之上。
3. 观察目标生活习惯,选定下手时间及地方。
4. 下手绑架肉参,然后收藏在藏参地点。下手时要避免被认出。
5. 联络肉参家属,提出勒索要求金钱之数目。以前通讯较不发达,勒索通常以书信方式进行,称之为打单信。为免被认出信内字迹,有时用报纸上的字并合写成。信内 有时附有肉参的手指一截,或耳朵一只,或首饰以作证明。现代通讯发达,通常用电话通知对方勒索。特别是以手提电话为佳。勒索时可让肉参叫两声让对方听见。 提出勒索之数额必须合理。通常做法为开天杀价,让对方还价。对某些目标亦可一口价,以减少浪费时间。倘若对方出手太低,可考虑假装答应,但要求由对于家长 亲自交赎金,然后将交赎金者同时绑回来。
6. 收赎金。这是整个过程中最危险及复杂的部份。倘若其家属报警,或找有势力人士出面,很可能在收赎金过程中出露出行踪。下策为要对方将赎金放在指定容器,在 特定时间放在某处,然后你派人去拿取。中策为要对方把金钱电汇到海外某国的户口内。上策是明抢,亲自到事主家中去拿。赎金必须为现金,要小心伪钞、号码被 登记及有记号之钞票。
7. 处理肉参。如果对方一切合作,没有报警,一切过程顺利,肉参没有认出任何人,收到钞票后按江湖规矩,应该放回肉参;最多将来再有需要时可以重施故技;放人 前更要封利士为其压惊。除非对方言而无信报警,否则不应撕票。一单成功及专业的绑票是求财,不含个人恩怨。
亦有绑票是由国家、政府机构或军队进行。通常是以武力采用明抢方法。例如中共红军以前便经常以“打土豪”为名,绑票地方有钱人来筹募经费。
绑票对维持社会平衡,避免财富过度集中,具有积极及有益的贡献。因此绑票亦是在贫富悬殊的地方最为常见。在时地方政府故意阻碍这种社会自我调节,最终引致革命的发生。

转自 豆瓣维基百科 小组。
我相信各位读者都是有良好的判断能力和道德观的……

 

每个人都要有JJ的舞台

Stage.FM
这个网站的标题是“Good Music Without Big Label”
功能类似Last.FM,所不同的是其中的音乐都来自于独立乐队,“非大牌的”。
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两点,其一是 iTune 风格的站内音乐播放器,其二是报错页面:
Stage.FM Crash
搜索跟“H.I.M”风格近似的歌手就搞到这么触目惊心,真是黑老子一跳呀。

“在歌曲名称的右侧可能会有红,绿和蓝色的小旗,分别代表了歌曲可能包含亵渎,毒品和性等内容,很有趣~~ ”

详情请见 E-Space 上的文啦。

 

爸爸桑抛诚邀新人加盟

抛光纸逼良为娼
from 我的心灵不胖
娱乐中心诚聘高级策划编辑
分类: 娱乐中心  |  标签:  娱乐
职位描述:
各种新型内容产品的开发、运营工作,各种活动的策划、执行工作,极富挑战性和趣味性。
资格要求:
1、网龄5年以上,浏览过数不清的各色网站,使用过每一种流行的网络服务,了解网络上所有的热门话题。
2、关注娱乐资讯,不仅指娱乐圈新闻,也包括所有具有娱乐元素的信息。有娱乐精神,创意十足,永不缺少奇思妙想。
3、具备一定的项目管理经验,习惯于用严谨科学的统筹方法来保证工作按计划进行,能够与技术、销售等各个性质不同的部门顺畅地沟通。
4、有1年以上媒体或市场相关工作经验,擅长活动策划,能够熟练使用各种推广手段使活动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
5、对互联网新产品、新应用有相当了解并具备强烈的兴趣,而且有能力和意愿对其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
工作地点:广州
如果你满足以上五点要求中的任何两条,都欢迎发送邮件到 dxshen@corp.netease.com,以及抄送到bianji163@188.com ,非常期待与你交流。如果你满足三条以上,请直接来拿取这份令你满意的薪酬;如果你满足以上所有要求,那么更不要犹豫,大批志同道合的同事正在相候。
=========== 招聘的分割线 ===========
广州网易娱乐频道抛光纸同学的招聘,转自王青霞的博客。
哦也,省的写了,好赚!好赚!
来罢,有才的同学,来华丽丽的网易娱乐频道罢!
每日两顿免费工作餐!与正版君共赴楼顶观景,讨论“啊~~~~bia!”和“bia!啊~~~~”的人生命题!以及只要上班时间不在淘宝开店就永不会被开除终身保障!
多么好!多么好!多么好!

 

不知为何,忽然感冒

响晴白日的,我竟然感冒了。
昨天晚上在鼓楼的酷烤,一边用筷子戳着形容猥琐的烤香蕉,一边脉脉地流着鼻水,真是……令人情何以堪哪!对面的同学,请自夸一下你的定力!
上周五与王大猪同学去了一趟传说中的北京动物园,看到了传说中的白老虎,传说中的大河马,传说中的大犀牛,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貘(它们一定不存在),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企鹅(企鹅馆一定是要单独收费的),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猴山(被用作临时施工工地了),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熊山(也被用作临时施工工地了)。
看到了传说中的长颈鹿(五点后就被关进馆里了,只从窗口望进去看见了一个脑袋。) 王大猪同学悲愤地握拳吼道:“头!只看到了一个头!我最想看的是胸部呀!”
然则,他面对的是自梁龙灭绝后,脑袋和胸部距离最远的动物呀。
然后,去参观了重新装修后的天桥乐茶园,现在已经被德云社收为自己的场子了。重新装修之后,竟然跟以前毫无二致,除了空气中淡淡的甲醛味道之外…… 这次成功地没有看到郭德纲,压轴的是高峰和栾云平的《学跳舞》,八错八错,高峰同学耍起贱来本色得很呀。
然后,去棉花塘喝了一壶茶,惊异地发现棉花塘现在整洁无比,连色子筒都被整整齐齐地排好放在架子上,一时间真令我手足无措……而看店的小弟果然如青老师所言,一到买单时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喊都喊不行,逼我出手捅他的肋骨……
然后,在府学胡同里兜了一圈。当晚天气不凉不热,风吹树梢发出海涛般的声音,我们心中怀着共同的目标,在胡同里奋力疾走。
这个目标就是桃园。刚往门边的老座位上一坐,服务员就说:“一馋嘴蛙的锅底是吧?鸳鸯锅的?”然后把菜单递上,说:“一个大瓶的美年达?”我跟老王互指对方说:“你一定是记住了他吧?” 服务员嫣然一笑飘然而去,她要是更漂亮一些的话,我就会相信她是记住了我了。
然后,吃了一顿怅然的牛蛙锅。王大猪同学尤其怅然,因为他爱牛蛙锅远甚于我。他总结了一天的行程,说:
“为什么!这么好玩的地方,以后没人陪我来玩了!”
我觉得更恰当的表达应该是:
“为什么!这么好吃量又足的锅,以后一个人怎么吃得掉!”
而我也木有办法呀。因为连续两天吃这个锅,我已经中度肠胃不适了。
而且,本月二十四号,本人就去杭州淘宝了。
情何以堪呀。

 

鸭腻三细嗯落掐,嘟想嘟达!

前些天,我站在尿兜前,出于某些原因而沉思着这样一个问题:
“什么样的人、或者人类以外的生物乃至于非生物,能拥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呢?”
我的思维先是凝滞了数秒钟,然后如泉涌一般奔流起来,十数秒钟后,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凡希望获得幸福和自由者皆有追求幸福和自由之权利,因为那些最基本的东西,只要你想拥有,就是你应得的。”
很遗憾,金钱和女人,都不够基本……
然后,今天在新浪读书上看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短篇集》 ,里面有这样一段:

你为什么想要获得自由,安德鲁?这对你有什么意义?”
“您希望当个奴隶吗,法官大人?”安德鲁回答。
“你并不是奴隶。你是个十全十美的机器人。据我所知,你是个机器人天才,能够创作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假如你获得自由,你能进一步做到什么吗?”
“或许不会比我现在能做的更多,法官大人,但我将拥有更大的喜悦。刚才有人在本庭提出,只有人类才能是自由身。我的看法则是,只有希望获得自由的人才能是自由身。而我希望获得自由。”
正是这句话点醒了法官。他的判决中,关键一句是:“任何生灵只要拥有足够进化的心智,能够领悟自由的真谛、渴望自由的状态,吾人一律无权将其自由剥夺。”

so look,我们老阿家的又想一块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