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efire!华丽的离线撰写工具!

朋友,你知道吗?这将是一篇严肃的技术贴!昨天写blog的时候,一时兴起,想用google docs来发布到blog上。试了一下,脚的不是很好用,不能指定分类,不能写缩略名,最主要的问题是google docs本身比我的blog还要慢……所以转移了目标,想找一个离线撰写工具来用。

在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三个:word2007,zoundry,和scribefire(原名 performancing)。比较一下这三者,word2007这么大块儿的自然是忽略了,zoundry倒是口碑不错,然则是一个独立的客户端,不比scribefire作为一个firefox的插件来的方便。在mozilla的官方扩展站上下了一个,试用之,果然很方便,即时的自动保存,支持分类,发布速度也挺快的,唯一的问题是依然没有缩略名功能。查了一下,貌似WP的远程发布本身不支持缩略名,所以各个发布工具都不能实现之。
啊呀呀呀!目前我的blog永久链接结构是 “/年份/月份/缩略名” 的,不写缩略名,永久链接里就会出现一长串的编码后的标题,对SEO很不利亚!难道,酱紫就要放弃scribefire了么?然则,天无绝人之路,地有灭鬼的桥!在 这里 看到说,修改xmlrpc.php文件可以手工添加缩略名的功能,但没有给出修改的方法。啊!不厚道!我内心激烈地斗争了一番,决定在当前闲着也是闲着的情况下,自个儿鼓捣一下看吧。
打开 xmlrpc.php,从头到尾通读一遍,基本能看明白。问题是其中包含了 Blogger、 MetaWeblog、 Moveable Type、 MetaWeblog API aliases for Blogger 四种API,到底scribefire用的是哪一种呢?测试了一下,发现用的是 MetaWeblog API (啊!我一直以为是 Moveable Type的……),于是找到获取日志标题的那一行,改了一改,在发布时标题里写上 “日志标题==>缩略名” ,获取时再拆开,填到两个变量里,就搞定鸟~
放出代码之!
在 function mw_newPost($args) 中,将
[coolcode lang=”php”]$post_title = $content_struct[‘title’];[/coolcode]
修改为
[coolcode lang=”php”]
$post_titlename = explode(“==>”, $content_struct[‘title’]);
$post_title = $post_titlename[0];
$post_name = $post_titlename[1];
[/coolcode]
也可以将 “==>” 替换为其他分隔符,随意啦~

那些我失之交臂而无法挽回的们……

我发现自从首页只显示标题而不显示正文以来,我就在标题党的道路上一路蹦达前行了。其实今天在这里我们要说的话题是:
我觉得应该买一个带照相功能的手机了……
事情是酱紫的:今天我下了班走在簋街上,寻摸着要找一个饭来吃。众所周知,簋街上一溜儿都是饭馆子,然则我一个人去吃烤鱼,或馋嘴蛙,或重庆火锅,或麻小,或鸡翅,或青岛小海鲜的话,未免太对不起广大要求我请客而不得的观众们。于是我目不斜视,屏住口水,健步如飞地走过了整条簋街,来到了交道口附近。这里有一家新开的庆丰包子铺,二楼还有马兰拉面,旁边有麦当劳,再往前走过了路口,还有新疆烤串,京味爆肚,麻辣烫,钵钵鱼等,好吃不贵,正是解决晚餐的好去处。我正盘算着要去哪一家,忽然间前方一小群人呼啦一下散开,亮出一个小铺面来,上方悬着一块匾额曰:“伊斯兰清真烤肉”。啊!原来是这一家!
镜头一闪,回到十天以前,我正在交道口一带溜达,看到这家店的匾额,上头除了这些字以外,左右两侧还印着本·拉登的头像,竖起一根手指,语重心长地用楷体大字说:“真主说要吃就吃好吃的食物”。我看罢哈哈大笑,直笑得店内的老板心中发毛。可惜当时没有带着相机,心说:下回过来顺手捏一张罢!
一转眼,十天过去了,我又来到了这里。当我往匾额左右一看,期待着看到拉登大叔那瘦削滴面庞时,却惊异地发现,他老人家已经不在那儿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三十来岁,蓄着短须,裹着头巾,面孔方正,表情坚毅滴伊斯兰青年,一眼看去便知不是什么善茬。
哦买嘎!难道是那天我走后店主心中忐忑不安,以为我是一位善恶分明的守法青年,看到有人把拉登大叔挂在店门口就要去居委会打小报告,于是连夜换了一块匾么?误会呀!天大的误会呀!
…我恨!
然则就是酱紫,一次破坏社会安定团结,散布不良图片的机会,就永远地失去了,失去了,失去了……
于是我又想起,上个月在巷口发现了不知何处而来的告示,上边写的是“国际冰激凌早餐会邀请您的参加”,画了个箭头直指巷内,想拍,没带相机,第二天,被撕掉了;两周以前,在簋街上看到一位外国友人蹬着一辆独轮车(不是手推滴那种,是杂技团那种只有一个轱辘不带把的)趁着夜色在人行道上飞驰而过,想拍,没带相机,之后再也没看到过;又想起前天下午,院儿里的杜宾跟松狮打架……
啊啊啊啊啊啊!!!我错过了!通通被我错过了~~~
所以我要买一个带照相的手机!要不就买一个可以随时攥在手里的DC!酱紫才会有源源不断的新的叉片呀~
OK,接下来说另一个事儿。今天往MP3里拷了三张专辑(准确地说是两张专辑+三首单曲),都是VeryCD上下的,分别是:
Andrea Ross 的 《Moon River》,多元素乐队的《广寒宫》,还有卡奇社乐队的三首单曲,《红色》《日光倾城》《游园惊梦》。下面分别予以评说。
Andread Ross,现年十五岁,号称莎拉布莱曼的接班人。从个人感受上来说,我脚着没那回事儿。不特别,不喜欢,好,下面说一说多元素乐队的《广寒宫》。
从王志文的《想说爱你不容易》开始,我就认为,在一首情歌的中间加上念白可以成功地转化这首歌的气质,使阳春白雪化作一团猪肠子沃面。感谢多元素乐队将这种手法运用到了极致,你们真的是唱摇滚的吗?你们该不会是北广来的吧?你们有位师兄名叫寒羽吧?
接下来说一说卡奇社的三首单曲。听《红色》的时候,我还觉着挺像 Tizzy Bac 的呢。再一听就不像了。然后是《日光倾城》。哦买嘎,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歌,在下面放出试听与诸位共享之。然后是《游园惊梦》,相信有很多人会喜欢,在下面放出歌词与卡奇社的相关介绍,转自搜狐音乐。
卡奇社 《红色》《日光倾城》 《游园惊梦》
应该把上面这行字用华康少女体写在对开的白纸上,摆到多元素乐队的面前,怒喝一声:瞅瞅!这才叫歌!!!
日光倾城 [audio:http://www.rockv.net:88/song02/rgqc.mp3]
从一个高的地方去远方 从低处回家稍纵即逝的快乐
转动的车轮它载着我 偶然遇见月光倾泻的苍白色
彩色的路标 禁止通行的警告 天空之下 我们轻得像羽毛
双眼是盲目的最佳玩伴 还是选择了不选择的旅途
明媚的角落反射着光芒 蝴蝶飞过城市高楼开出了花
被它唤醒的生命短暂一瞬 偶然丢失的彩色化作了粉末
彩色的路标 禁止通行的警告 天空之下 我们轻得像羽毛
双眼是盲目的最佳玩伴 还是选择了不选择的旅途
观看了一颗流星坠毁了 所有的人会为此而难过
抱怨这城市日光太曲折 只有日光还唱歌
游园惊梦

原来是姹紫嫣红 氤氲朦胧 如沐春风
分明是良辰美景 在我口中 一说成空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烟波画船
满愿春色关不住 冥冥之中 却随去路中
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宿妆残
似这般 都付 奈何天~

卡奇社的两位年轻人在充满西方文化和中国情调的半岛小城生活并用最简陋的设备创作大部分作品。所有歌曲以一种悠然而充满趣味的方式完成。他们没去接触和学习所谓的大城市文化,词曲自然天成,作品中渗透着童话式的天真,语言的微妙,字里行间传达着他们私密的内心世界。起初听他们的感觉是美好的,甜蜜的,可是当我真正反复被那音乐所吸引的时候,我要说他们的音乐中具有的气质是残忍的。在处处都标榜大制作大手笔大融合的商业化时代,他们对音乐的诚恳不是金钱可以堆砌的,试看两个来自小城的年青人怎样用廉价的麦克唱出他们心中不时髦却不会落伍的音乐。

朋友,你看过叉片吗?

不知道各位观众有没有看过首页上的“最新叉片”,这两天把以前去贵州镇远和西江的照片整理了一下发上来了,瞬间就用掉了巴巴变每月100M流量的92%,赚了。
“最新叉片”栏目显示的是巴巴变上最新更新的三张图,少了点儿,以后找个插件整个相册页面出来吧,yskin的blog 上就有一个,然则是他自己写的……难不成我也要自己写一个?

欺负老实人真好玩儿之炸青蛙记

哦也,我想写这个好些个天了。写这事儿的难度在于必须在公司写,因为聊天记录都在公司的电脑上……
好罢,下面开始写了。
话说有一天,我滴MSN上,有一位仁兄头顶着“胡同串子(炸青蛙~!!!)”的名字,冉冉升起来了。作为一名一心保护益虫益兽,维护生态平衡,又喜爱油炸食品的人,我义不容辞地要问问他,为虾米要炸青蛙?
他——说——
胡同串子: 源自一段聊天记录
oltra: ……
胡同串子: 我在一个帖子里看到的
胡同串子:

自由落寞 18:47:21
你同事都没去吃饭吗…
假面 18:52:28
他们还在赌钱= =
老总都参与了 一公司白痴啊啊啊
自由落寞 18:48:54
一公司赌棍啊… 我喜欢这样的公司…
自由落寞 18:49:52
他们赌什么
假面 18:55:13
赌钱啊
自由落寞 18:51:43
我是想问 玩什么赌钱
假面 18:56:08
炸青蛙 貌似是这么说的
自由落寞 18:52:38
炸金花…
假面 18:56:59
哦 是的
自由落寞 18:54:01
……

oltra: ………………………………………………
oltra: 当前形势下对赌博业如此一无所知的同学也很罕见了
胡同串子: 我看完这段聊天记录后笑了大概四个小时左右
胡同串子: 然后新的情况出现了……
oltra: 哦?
胡同串子: 某好事者发帖……
胡同串子: 关于炸金花的各地方言调查
—————————————————-
甘肃人叫筛沙子,觉得这个很有特色
四川人叫砸金花,好象武汉叫拖拉机,没考证过
常州人叫炸青蛙
—eastsh
(发帖时间:2007-02-25 17:26:20)
胡同串子: 因为那个MM是常州人
胡同串子: 然后…
胡同串子: 回答(7):原来真的叫炸青蛙,害我被笑了好久874
—孤单假面
oltra: ……
胡同串子: 然后,老衲终于看不下去了
胡同串子:
炸青蛙
oltr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ltra: 很不厚道!相当不厚道!!!
胡同串子: 然后
胡同串子: 第二天
胡同串子: 该MM上论坛发帖
胡同串子: 半夜12点被吵醒
胡同串子: 收一短信
胡同串子: 一看
胡同串子: 仨字
胡同串子: 曰:炸青蛙
胡同串子: 然后该MM就疯了
oltra: 谁发的
胡同串子: 我哪知道
胡同串子: 论坛里跟她比较熟的人咯
oltra: 一炸成名了
oltra: 青蛙MM
胡同串子: 是啊
胡同串子: 呵呵
oltra: 乐死我了
胡同串子: 我那天一直笑到晚上
胡同串子: 吃饭的时候都还在笑
……看,老实人儿就是酱紫被欺负的。
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Claim my blog on Technorati

Technorati Profile
Technorati,一个博客搜索引擎,确切地说是世界范围内最火的博客搜索引擎。理所当然地,它被伟大的鳏夫网(GFW)给和谐掉了,国内的同学不用 代理 是上不去的。所以,只是试用一下,满足我的求知心而已~注册后需要在自己的blog上声明此博客的所有权,方法是发一则包含特定链接的日志(或加入Technorati的搜索框)。 简单点儿的,就发个日志吧。
顺便推荐一个音乐分享网站,仿last.fm的, 音乐八音盒 。没有客户端也没有插件,全部功能都在页面上实现,这样好或不好就看个人爱好了。虽然跟last.fm相比还有很大距离,但至少“可以一用”。last.fm最大的问题是连接速度慢听起来断断续续的,这里的试听链接基本上都来自国内,所以速度还可以。就是好像太耗资源了,为什么不用flash而用media player的控件呢……
在八音盒听了一下午,分享两首歌吧,都来自德国的夫妻档iridio。一首《Night Prayer》,一首《New World Child》,一快一慢,很带劲儿哟!
Night Prayer
[audio:http://www.bjmti.com/video/resource_video/np.mp3]
New World Child
[audio:http://share.w-o-fantian.com/music/Iridio/Waves%20Of%20Life/05%20New%20World%20Child.mp3]

让我们团结在被字头的大旗下

某日,Amon同学举手提问我MSN签名“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的来历。我说:“待我晚上在blog里写出来罢!”然后,光阴荏苒,转眼间,好些个天就过去了。
我已经老了。今天,当我艰难地转动脑仁儿,回想我这一生中未了的心愿时,首先想起的就是这件事。所以我立刻拍马上前,要奋力地把这一个博写掉;因为假如继续想下去的话,心情就会变得沉重,沮丧,灰黯,以至于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啦。
好吧,那就让我在这里解释一下我们被字头人员的来历吧。
话说盘古开天地,地久天长。忽一日,彼西牛贺州上有一国曰阿妹离家的,此国中有一大贾,曰账单大门。账单大门自幼天赋异禀,自创一套武功,名曰“挨刀就死”,或简称曰“刀死”。凭这套武功纵横江湖,渐成气候。十数年后,又创一套武功曰“瘟神到家你就死”,简称曰“瘟到死”。从这“瘟到死”中又创出一路招式来,曰“癌症晚期,埋了再生”,简称曰“癌埋生”。
这一日,账单大门心血来潮,召唤左右曰:“呀呀我的大呃徒弟!呀呀我的二呃徒弟!”二位弟子上前躬身问道:“掌柜的,蹩压了,再压就赔(PU-EI)了!”大门抹了抹满脸的唾沫星子,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他说:“我门大善人做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说,我这人善不善呀?”二位弟子躬身道:“掌柜的,您善了!您确实给善了!”大门道:“低俗!我们江湖人的品味就是被这样的骚段子给搅黄了的!我说,咱老这么行善也怪没意思的,我寻思着,咱得呀变着花样往外砸钱,也得找点乐子是不是!”二位徒弟说:“那您老有什么招呢?”大门欣然道:“请看以下引用内容,来自月姑的宝盒!”
========引用内容出场========

早上到公司,刚站上MSN,青熙给我发一消息,来源是他的博客,要我赶紧给MSN戴顶“绿帽子”。他不说我没注意,一说我就发现我的好友列表上已经有不少 人戴上了。简单浏览了一下说明,就是美国人搞的一项公益活动,在MSN个人签名中加入一段相应的代码,代表你支持哪个公益组织。活动结束以后,根据支持人 的数量,该公益组织可以得到相应的捐款。
原帖链接

二位徒弟道:“这种时空交叉视角转换的叙事方式真是华丽!却不知各位看官看明白了没?看明白的请打1……”
74~
“那么请看更为详细的介绍,看明白的请打0~99以内的任何一个数字,或a-z以内的任意字符,或特殊符号,或移动鼠标,或关机,或什么也不做。”
PU-EI!
大门:“行,那就这么着吧。”
—- 幕落 —-
好吧,我要说的是,被字头惊现江湖,是从账单大门的小绿帽开始的。某天之前的某天,有位头顶小绿帽的同学向我转达了“人人有绿帽戴”这一天大的喜讯,并列出了绿帽的全部十五种款式。刚刚剪短发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当然了,谁会希望自己头发开叉像个毛猴子呢)而又站在北京降温后猎猎风中的我满怀着对帽子的渴望跑去一看,哦呀!竟然是一项慈善活动!这种慷他人之慨的行为实在太符合我的范儿了,然则!一看联系人名单,竟然有那么多的人头顶绿帽排着队儿去领被出墙资格认证(你看这里就有一个被字),我又怎能甘心加入其中呢?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性格叛逆,不安现状,富于探索精神和独立人格而又不失智慧,简单来说就是半轴不轴的人,怎能随大流随到这种程度?
我要叛逆呀!要逆呀!逆向思维呀! 反着来对着干顶着上呀!
怎么办?怎么办?正在这时, 巨大的转机发生了!简直就是空客A380从冰岛的雷克亚未克转到澳大利亚的堪培拉呀!
事情是酱紫开始的。

会话开始: 200736

(17:09) &天使蔷薇:

文化人阿叉

(17:0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啦哈哈哈!

(17:0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乜事?

(17:09) &天使蔷薇:

开始了文件传送

(17:09) &天使蔷薇:

给你

(17:09) &天使蔷薇:

*-)

(17:10) &天使蔷薇:

以后我每个月个你提供首图以及图书馆的讲座活动

(17:10) &天使蔷薇:

哇哈哈哈

(17:1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对吼,其实我也是首图读者

(17:1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但是首图好远!!!

(17:10)

您成功地从 &天使蔷薇 处接收了 F:Download首图0703读者活动(详) (2).doc

(17:1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我还是比较喜欢东城区文化馆

(17:10) &天使蔷薇:

他们有讲座么

(17:1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不晓得业

(17:11) &天使蔷薇:

有的话我电话过去让他们每个月给我排期

(17:11) &天使蔷薇:

我明天电话个试下

(17:12) i’m oltra – 不文青年:

嗯,我要听带吃喝的讲座

(17:13) &天使蔷薇:

讲座:重回春天——中老年朋友皮肤保养
时间:314(周三)14:00
地点:首图1303
主讲人:黄晓琳,中国驻颜美容学院讲师
内容:轻盈的春天,绿色的春天,温暖的春天,动态的春天。美丽的季节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中老年朋友同样可以属于这个季节。本期魅力课堂会带您一起学习皮肤保养中的各种方法。

(17:14) i’m oltra – 不文青年:

百变脸嗯……

(17:15)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中国驻颜美容学院

(17:15)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学院嘛

(17:15)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中国离谱跑调学院

(17:15) &天使蔷薇:

哈哈哈哈哈

(17:16) &天使蔷薇:

中国麻将学院还差不离咧

(17:16)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中国斗地主学院

(17:16)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中华拱猪训练班

(17:18) &天使蔷薇:

—-

(17:18) &天使蔷薇:

中华盗版集训营

(17:1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这谁敢去呀

(17:1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中华捏脸爱好者交流中心

(17:19) &天使蔷薇:

。。。。。。。。。。。。。。。。。。。

(17:1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霞姨任理事长

(17:19) &天使蔷薇:

绝交!

(17:19) &天使蔷薇:

55555555555555

(17:19) i’m oltra – 不文青年:

戴戴任被理事长

(17:2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Y)

(17:20) &天使蔷薇:

= =

(17:20) &天使蔷薇:

我不跟你玩儿了

(17:20)

i’m oltra – 不文青年 将名称更改为 “i’m oltra – 中华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17:20) i’m oltra – 中华贫困:

中华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哈哈哈我改名了

(17:21) &天使蔷薇:

。。。。。。。。。。。。。。。。。。。

(17:21) i’m oltra – 中华贫困:

太帅了!

(17:21) &天使蔷薇:

太倭寇啦

(17:21) &天使蔷薇:

我最近在淘宝上败家

(17:21) i’m oltra – 中华贫困:

你买虾米了都

(17:21) &天使蔷薇:

买了好多奇怪的东西

(17:21) i’m oltra – 中华贫困:

……

(17:21) &天使蔷薇:

买了可以让杯子一直热的垫子

(17:22) &天使蔷薇:

还买了可以让鞋子干净的铁丝

(17:22) i’m oltra – 中华贫困:

还有可以一直凉的杯子

(17:22) i’m oltra – 中华贫困:

把一直凉的杯子放在可以让杯子一直热的垫子上

(17:22) i’m oltra – 中华贫困:

你猜它是凉,还是热?

(17:22) &天使蔷薇:

我要当中国防治伪科学传染病协会被会员

(17:23)

&天使蔷薇 将名称更改为&中国防治伪科学传染病协会被会员”

(17:23) i’m oltra – 中华贫困:

错啦

(17:23) &中国防治伪科学:

虾米错啦

(17:23) i’m oltra – 中华贫困:

应该是 被防治伪科学传染病协会会员

(17:23) &中国防治伪科学:

中国放在开头比较拽嘛

(17:23) &中国防治伪科学:

国字号

(17:24) i’m oltra – 中华贫困:

中国被防治伪科学传染病协会会员

(17:25) &中国防治伪科学:

被子为什么放在这么前面

(17:25) &中国防治伪科学:

不暖和!

(17:26) i’m oltra – 中华贫困: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被会员

(17:28) &中国防治伪科学:

这还差不多

(17:28)

&中国防治伪科学 将名称更改为&中华被防治伪科学被会员

(17:28) i’m oltra – 中华贫困:

(Y)

(17:29)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

(17:29) i’m oltra – 中华贫困:

明显我级别高撒

(17:29)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不一样撒

(17:29)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我的编制比较高撒

(17:29)

i’m oltra – 中华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将名称更改为 “i’m oltra – 世界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17:29) i’m oltra – 世界贫困:

你看!

(17:30) i’m oltra – 世界贫困:

分明是我比较高骂

(17:30) i’m oltra – 世界贫困:

高嘛

(17:30)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我米看出来

(17:31) i’m oltra – 世界贫困:

因为你不够高嘛

(17:31)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我白搭个王月

(17:31)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高了吧

(17:33) i’m oltra – 世界贫困:

你自己都说是白搭了嘛

(17:33) i’m oltra – 世界贫困:

那自然是白搭咯

(17:35)

i’m oltra – 世界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将个人讯息更改为被慈善是一生的事业

(17:37)

i’m oltra – 世界贫困儿童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将名称更改为 “i’m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17:37)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

。。。。。。。。。。。。。

(17:37)

&中华被防治伪科学被会员 已脱机

你看,冥冥之中灵光一闪,被字头浮出了水面!(皇上,有你的龙套撒。)
在人人都在搞慈善的时候,不去被慈善搞,专业的说法是“搞被慈善”,我还能搞什么呢?
i'm oltra
(头上戴的是自制小黑帽,不是小绿帽)
随后加入的被字头有:
i’m 乐园点彭-中华弱势群体关爱协会被关爱员
远 – 中华防疫协会被防疫人员
阻止全球变暖被阻止变暖员
阻止地球被污染搞不清楚是被阻止还是阻止员
柯庆文之中华妇联协会关爱中心被关爱员
阻止地球被外星人破坏阻止员
我自留的马甲还有:
市容监察整治大队被整治员
破产强制执行委员会被执行员
夫妻生活协调组织被协调员
全国总工会被GONG会员
神秘现象探索协会被探索员
和谐社会倡导小组被和谐员
世界人权达成组织被人拳打成员
……
and more and more and more~~~
目前会员不断扩充中,期待你的加入!心中深埋着一个小受的,怎能不来团结在我们被字头的旗帜下呢!

大改造阴谋继续深化进行!

今天搞定了各分类的feed输出。wordpress本身的feed输出就可以实现这个功能,各分类的feed地址是:
http://blog网址/category/分类缩略名/feed

http://blog网址/category/分类缩略名/rss
为了跟主feed保持一致,想把各分类的feed统一转向到feedburner上去。(哦呵呵呵,我改用feedburner而放弃feedsky了……不纯粹由于盲目崇洋心理,毕竟fb的wp插件比较多嘛,但后来发现,插件这种东东还是自己diy的好~)
在网上找了一下, Feedburner Feed Replacement (FFR)这个插件可以实现主feed到fb的转向,然而各分类的咋办捏?又找到了 FeedBurner Category Feeds 这个东东,可以输出各分类到fb的feed列表。因为输出格式的问题研究了一下插件的代码,结果发现,这个东东巨土无比,根本就只有一个字符串输出的功能嘛!直接调的就是fb上的feed链接,跟 FFR 所用滴 url 转向完全不是一码事~
那咋办咧?抱着试试看反正死不了人滴心态看了一下 FFR 的代码,发现在实现转向的函数中有个判断曰 $wp->query_vars[‘category_name’] == ”,哦!这个判断是否指的就是分类名为空捏?那相反来说分类名不为空的时候,就是输出分类feed了吧?
于是在这个函数里补了几句,当$wp->query_vars[‘category_name’] != ” 时,转向到 主feed/category_name 上去。
然后,竟然,成功了……
所以说,人生就像选择题,不会做不要紧,但是要会蒙!
哈皮~
P.S. 啊,好讨厌把严肃的技术问题说得酱紫不严肃啊~弥补一下,放出铁面无私法不容情的源代码吧!
附:修改后的 Feedburner Feed Replacement 插件代码。
[coolcode lang=”php” download=”ol_feedburner.php”]
<?php
/*
Plugin Name: Feedburner Feed Replacement
Plugin URI: http://orderedlist.com/wordpress-plugins/feedburner-plugin/
Description: Forwards all feed traffic to Feedburner while letting through some important User-Agents.
Author: Steve Smith    added by oltra
Author URI: http://www.orderedlist.com/
Version: 2.2
*/
$data = array(
‘feedburner_url’ => ”,
‘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
);
$ol_flash = ”;
function ol_is_authorized() {
global $user_level;
if (function_exists(“current_user_can”)) {
return current_user_can(‘activate_plugins’);
} else {
return $user_level > 5;
}
}
add_option(‘feedburner_settings’,$data,’FeedBurner Feed Replacement Options’);
$feedburner_settings = get_option(‘feedburner_settings’);
function ol_add_feedburner_options_page() {
if (function_exists(‘add_options_page’)) {
add_options_page(‘FeedBurner’, ‘FeedBurner’, 8, basename(__FILE__), ‘ol_feedburner_options_subpanel’);
}
}
function ol_feedburner_options_subpanel() {
global $ol_flash, $feedburner_settings, $_POST, $wp_rewrite;
if (ol_is_authorized()) {
if (isset($_POST[‘feedburner_url’])) {
$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_POST[‘feedburner_url’];
update_option(‘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settings);
$ol_flash = “Your settings have been saved.”;
}
if (isset($_POST[‘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_POST[‘feedburner_comments_url’];
update_option(‘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settings);
$ol_flash = “Your settings have been saved.”;
}
} else {
$ol_flash = “You don’t have enough access rights.”;
}
if ($ol_flash != ”) echo ‘<div id=”message”class=”updated fade”><p>’ . $ol_flash . ‘</p></div>’;
if (ol_is_authorized()) {
echo ‘<div class=”wrap”>’;
echo ‘<h2>Set Up Your FeedBurner Feed</h2>’;
echo ‘<p>This plugin makes it easy to redirect 100% of traffic for your feeds to a FeedBurner feed you have created. FeedBurner can then track all of your feed subscriber traffic and usage and apply a variety of features you choose to improve and enhance your original WordPress feed.</p>
<form action=”” method=”post”>
<input type=”hidden” name=”redirect” value=”true” />
<ol>
<li>To get started, <a href=”https://www.feedburner.com/fb/a/addfeed?sourceUrl=’ . get_bloginfo(‘url’) . ‘” target=”_blank”>create a FeedBurner feed for ‘ . get_bloginfo(‘name’) . ‘</a>. This feed will handle all traffic for your posts.</li>
<li>Once you have created your FeedBurner feed, enter its address into the field below (http://feeds.feedburner.com/yourfeed):<br /><input type=”text” name=”feedburner_url” value=”‘ . htmlentities($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 size=”45″ /></li>
<li>Optional: If you also want to handle your WordPress comments feed using FeedBurner, <a href=”https://www.feedburner.com/fb/a/addfeed?sourceUrl=’ . get_bloginfo(‘url’) . ‘/wp-commentsrss2.php” target=”_blank”>create a FeedBurner comments feed</a> and then enter its address below:<br /><input type=”text” name=”feedburner_comments_url” value=”‘ . htmlentities($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 size=”45″ />
</ol>
<p><input type=”submit” value=”Save” /></p></form>’;
echo ‘</div>’;
} else {
echo ‘<div class=”wrap”><p>Sorry, you are not allowed to access this page.</p></div>’;
}
}
function ol_feed_redirect() {
global $wp, $feedburner_settings, $feed, $withcomments;
if (is_feed() && $feed != ‘comments-rss2’ && !is_single() && $wp->query_vars[‘category_name’] == ” && ($withcomments != 1)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 {
if (function_exists(‘status_header’)) status_header( 307 );
header(“Location:”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header(“HTTP/1.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exit();
} elseif (is_feed() && ($feed == ‘comments-rss2’ || $withcomments == 1)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 {
if (function_exists(‘status_header’)) status_header( 307 );
header(“Location:”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header(“HTTP/1.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exit();
}
//加入对分类feed的处理,转向到 feedburner_url/分类缩略名 上去。须在FB上手工创建各分类的feed。
elseif (is_feed() && $feed != ‘comments-rss2’ && !is_single() && $wp->query_vars[‘category_name’] != ” && ($withcomments != 1)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 {
if (function_exists(‘status_header’)) status_header( 307 );
header(“Location:”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wp->query_vars[‘category_name’]);
header(“HTTP/1.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exit();
}
}
function ol_check_url() {
global $feedburner_settings;
switch (basename($_SERVER[‘PHP_SELF’])) {
case ‘wp-rss.php’:
case ‘wp-rss2.php’:
case ‘wp-atom.php’:
case ‘wp-rdf.php’:
if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 ”) {
if (function_exists(‘status_header’)) status_header( 307 );
header(“Location:”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url’]));
header(“HTTP/1.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exit();
}
break;
case ‘wp-commentsrss2.php’:
if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 ”) {
if (function_exists(‘status_header’)) status_header( 307 );
header(“Location:” . trim($feedburner_settings[‘feedburner_comments_url’]));
header(“HTTP/1.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exit();
}
break;
}
}
if (!preg_match(“/feedburner|feedvalidator/i”, $_SERVER[‘HTTP_USER_AGENT’])) {
add_action(‘template_redirect’, ‘ol_feed_redirect’);
add_action(‘init’,’ol_check_url’);
}
add_action(‘admin_menu’, ‘ol_add_feedburner_options_page’);
?>
[/coolcode]

可喜可贺!大改造阴谋得逞!

如您所见,现在的首页已经面目全非,不成人形了。在这样宽不过一屏,高不过一屏的小小首页上,竟然集合了wordpress、豆瓣、Google Reader和巴巴变四家web2.0网站的内容,真好比“大英帝国的香烟,日本的白面儿”,这四大强站伺候着我一个人,我这福分还小吗?
——顺便一说,以上所用的均为免费服务。
目前还有些东东没整上去,例如last.fm的歌曲列表,以及日志的tag cloud。last.fm的列表坏处是字体太小,显示英文歌还行,中文的就很丑了。而且输出的是图片格式,只能看不能点……
tag cloud整上去倒是快,不过还得给现有的几百篇日志加上tag,又是个体力活。从长远来说,tag是必须的必须的须的须的须须须须须~~~~
好,从洗手间回来接茬写。皇上说改了首页之后看日志更新不方便了,然则!这样就可以看到我的巴巴变照片更新和google reader的阅读分享了呀!多么赚!而且三个分类的入口分开,各位不想看技术帖的就不用care歪脖儿的更新了~说到这里想起来,三个分类各自的RSS输出还没整,嗯,先搞定这个吧。
— fin —

关于家庭、就业和生活的严肃交谈

……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然则为啥你是脱机状态?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因为我选择了“显示为脱机状态”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扮死狗!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隐忍尼?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另外有坊间小道消息说你要去广州,弃武从文了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因为我心中有一团火,想要猛地一吐舌头倒在地上四肢抽搐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没定呢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也不定我跑去杭州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去阿里巴巴淘宝之流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是什么使你立志要离开北京这块热土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因为我爹娘抱怨说我远在北京让他们无所事事,每天只好早起逛公园晚上逛超市,精神生活很空虚!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作为一个注重精神生活的人,我见不得这个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你回去生活,他们就可以玩儿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玩儿你了呐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他们就可以玩儿我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没错!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好开心!想到就替你爹妈开心!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可以打扮你,在家里给你穿老虎头帽子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命我剃去胡渣,穿上洋服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戴上金边小眼镜儿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据说南方公司都不好混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上班都不能闲着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这还能叫上班么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你去了以后就会百般煎熬,怀念北京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然则再也不会有机会来了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你就象怀念初恋一样怀念你在北京的生活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除非把天安门搬到杭州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我就想怀念每年的初恋一样怀恋北京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让我想起了焊工那唯一的最爱,后面跟着的好大一串女生名单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他的最爱就是这一堆女生的集合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而不是个体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也有道理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少了哪个都不完美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那么以后在北京路上就不会看到你的身影啦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除非你学会了分身术或者灵魂出窍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后一种在上班无聊的时候还是可能发生的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凡事都不好说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难不成回了杭州我就变成了一名很靠谱的青年么?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这也有可能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说不定我还去干个公务员啥的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因为我发现近来我干一行衰一行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不去当公务员真是可惜了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然后就象王大猪一般,变成了一个表面和内心都不正常的男青年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变成一个别人幻想中的人物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只有吃庆丰包子铺的时候才会出现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从炒肝碗里冉冉升起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将绕在脖子上的大肠向脑后一甩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展颜微笑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还要旋转着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发出空灵的箴言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什么“蒜末放少了”一类的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一手托着肺头,一手托着火烧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别人要肺头的时候我就频频给他火烧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别人要火烧的时候我就劝他再加二两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别人交一百块你就不找钱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还拿着钱躲来躲去好象在点秋香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别人钱正好的时候我就从背后抄出一个空盘来,说是他们点的炸咯吱没结账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后来你就有了“老北京传统小吃店淘气精灵”的美称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和钟楼娘娘并存,共同成为这个城市的神话故事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我怎么听怎么像是曹师傅卤煮店里的事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以后我就会被印在黑加仑的瓶子上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贴个标签曰“非赠品,如需要请向店家购买”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擅自拿走者将被诅咒”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老北京人不怕这个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还不如“本店装有探头请自重”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这个也不见得管用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应该是“不交钱不给解药”

oltra – 中华贫困人口援助中心被理事长 说:

“解药已售完明日请早”

严肃的老娘们儿遇到了泼皮小娘们儿 说:

“请自备零钱”

 

— fin —

不管怎样,总是要

今天在Google Reader看订阅的博客时偶然因为其中一篇的链接跑到某个国产的百万格子去了。在上面有一个占据了5*11个格子的广告,红底白字写着三个字:彭 文 德。据我个人看来,打这种个人风格强烈的广告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民工,而会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农民企业家。所以我点这个链接进去看了一眼,就看到了这样一个页面。上面没啥别的,只有一段话,和几个商业链接。这段话是酱紫的: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不管怎样,总是要爱他们。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总是要做善事。
如果你成功以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不管怎样,总是要做成功。
你所作的善事明天就会被人遗忘,不管怎样,总是要继续做善事。
诚实与坦率使你易受攻击,但不管怎样,总是要诚实与坦率。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但不管怎样,总是要建设。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到攻击,但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但不管怎样,总是要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你最喜欢其中哪一句呢?我最喜欢最后一句。 顺便在此一说,单田芳老师满口的牙齿是在文革期间被造反派的大皮鞋给踢掉的,所以他这辈子都不穿皮鞋。现在我在听他讲的《白眉大侠》,听了一个多月了,才听了不到一半。我脚着挺有味儿的,单老师说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