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贩卖屋vol4:拯救檀柘!

拯救檀柘!

四喜贩卖屋第四回:道具之王阿叉登场

四喜贩卖屋门外。

“想救回你们的小兄弟?准备好一亿元现金大洋吧!”

两位掌柜看着店门上这一行金色口红写下的大字,表情凝重。冥灵摇摇头,冷笑一声:“没品,真是没品。这款美宝莲是三年前的陈货,而且铅含量超标,亏她还好意思拿出来现眼!”

“一个亿?”重伤初愈的正版还拄着拐,歪着脖子看着门板:“好家伙,难道她要用檀柘来勒索我们一个亿?不过也难说,她可能只是想激励我们快速存款呢?对了,阿叉上哪儿去了?”

咻!镜头一转。

塔克拉玛干一望无际的沙漠上。

一只长靴重重地落下,踩进了松软的黄沙。靴帮上打着“百分百纯棉”的LOGO。镜头上移,阿叉极目远望,伸手抹去额头的汗水。他走出了镜头。

金牙帮总部。

那是一座金色的二层小楼,不高,却很宽,外墙被分割成2×14块,远望过去犹如两排整齐的金牙。檀柘被关在下排犬齿B座。被金牙帮的众人折腾了一整天,他早已疲惫不堪,回到那间四星级商务套监,头一沾枕头就沉沉睡去。

他梦到了海。在蔚蓝的大海边,他独自一人走着。“檀柘!檀柘!”远处有人呼喊着他的名字,鸾铃声响起,冥灵和正版身着红色沙龙,骑着高头白马,从海滩上双双飞驰而来。檀柘额边淌下一滴冷汗:“不是吧……”

二人来到檀柘跟前,冥灵大喊一声:“檀柘!阿叉已经出发来救你了!”

檀柘点点头:“收到。没事了吧?”“没事了。”“那我走了。”

冥灵说:“你走不了。我用的是最大号的梦枕草,效力长达十二小时,除非你醒过来,要不咱们就始终保持共享梦境状态。”

檀柘又是一滴冷汗。正版提议道:“哎!既然大家这么有空,不如来打打小牌!然则咱们只有三个人,看来只好斗地主!但是斗地主呢……”

“好!”冥灵伸手从虚空中抓出一副牌来,“逗地煮!”

三位掌柜围成一个圈坐在遮阳伞下。“打武汉的打成都的?”“我觉得武汉斗地主规则比较简单易懂,然则成都的更加好玩!不如……”“檀柘,该你抓牌了!咦,在梦里你也能睡着?”檀柘睁开眼睛,放弃了企图醒来的尝试。冥灵理着牌,问正版:“阿叉现在到哪儿了?”

咻!镜头一转。

阿尔卑斯连绵的雪山上。

一只登山靴重重地落下,踩进山顶厚厚的积雪。靴帮上打着“百分百纯棉”的LOGO。镜头上移,阿叉极目远望,伸手拂去发际的雪花。他走出了镜头。

金牙帮总部地下二层。

夫人点着一根金色的摩尔,深吸了一口。在她面前是一口巨大的浴盆,盆里泡着金牙帮的老大,不死系生物金牙K。在水里泡了三天,他臃肿的体型显得更为庞大,原本暗褐的肤色也变成了水草般的深绿。两台水泵不间断地工作着,将清水源源不断地送入盆底。

“夫人,再这么泡下去,这浴盆就快装不下了。”金夫人冷哼一声:“那边的水池修好了吗?”“明天就可以完工。”“修好了就把他搬那儿去,我就不信泡不烂他!”

“这办法……能管用么?”

夫人看着水下的金老K,他神色安详,鼻翼微微兮张,有时还吧唧一下嘴。偶尔他身体微微一震,便有一连串的水泡从躯体中下部浮上来。“就这法子,檀柘敢跟我要五千万,不信他敢骗我!泡满七天,准保让这死老头彻底玩完!”

一个金牙帮的小弟急匆匆地走来,“报告夫人!有消息说,四喜贩卖屋派出了一个掌柜,叫什么阿叉的,要来营救檀柘!”

“阿叉?那是什么人?他在哪里?”

咻!镜头一转。

马尔代夫,椰林树影,水清沙幼。大浪涌过。

一只拖鞋重重地落下,踩进了近岸处清澈的海水中。脚踝上用马克笔画着“百分百纯棉”的LOGO。镜头上移,阿叉极目远望,伸手摘去头顶的海藻。他走出了镜头。

CUT!”导演喊停。“今天就拍到这里,收工!”

阿叉走出水族箱,摘下拖鞋,拿毛巾擦脚。

“那个谁,你帮着把器材收一下,一会儿去领盒饭!”

“对不起,我还有事。”阿叉脱下印有“百分百鞋业集团”的马甲,换上一身晚礼服。“盒饭,先替我存着吧。”阿叉脸上浮现出重任在肩者特有的坚毅笑容。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朵红玫瑰插进胸袋,走出了片场。

金牙帮总部,金老K的办公室内。

夫人打量着面前这位满脸胡渣的年轻人,他穿着略有些紧身的礼服,肩膀被头发上滴落的水珠打湿了一片。他笑容可掬,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你就是四喜屋的阿叉?听说你要来救檀柘?”

阿叉拽了拽胸前的领结。“哦,这事请别放在心上。我此行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

“哦?”

阿叉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他清了清嗓子,用标准的男低音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众人愕然。然后,阿叉打开了小盒。

一道炫目的光芒随之闪现,照亮了整个房间。四壁金光灿烂的装饰顿时黯淡下来,金夫人那满口的金牙也显得如同老玉米一般。金夫人呆呆地望着盒内,哦,天呐。太华丽了。太耀眼了。她想捂住眼睛,却抬不起手。她使劲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阿叉关上了小盒,光芒骤然消失。金夫人定了定神,干咳一声:“吭!嗯……怎么说呢,你知道,我还是有夫之妇……”

“我们都知道您丈夫已经死了,而且是死了又死。希望您认真考虑一下我的请求。”金夫人刚要开口,阿叉再次打开了小盒。一道比刚才更加绚烂的光华迎面袭来,将金夫人包裹其中。“哦哦哦哦天哪,哦天哪,这是什么样的奇迹……”金夫人落泪了,她落泪了,她感到自己将要融化在这光芒中,随之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比24K金更高,更高,更高……

“啪!”阿叉关上小盒。金夫人浑身一颤,跌落云端。“您考虑好了吗?”金夫人喘息良久,艰难地摇了摇头。“不,我还没有继承他的……遗……产……”

阿叉叹了口气,举起小盒,送到金夫人眼前。金夫人心中悲鸣一声:“完了……”

阿叉打开了小盒。

没有光。在真丝垫子的中央,嵌着一颗发黑的小灯泡。金夫人看到了盒盖内侧贴着的标签,上面写着:“绝杀的求婚秘宝。超A等品,建议零售价20000000”。

阿叉把小盒转过来看了一眼,挠了挠头。“该死!刚才那一下输出功率太高了。”

金牙帮总部,下排犬齿B座。

牢门一响,阿叉扑通一声跌了进来。“嗨,檀柘。”他一边爬起来,一边把礼服下摆扯平。

“你怎么穿成这样?”

“为了向金夫人求婚。”阿叉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梳起了头。“籍此来激怒她。这样我就会被关起来,多半会跟你关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逃出去。”

“你凭什么把我们俩弄出去?”

阿叉脱下晚礼服,露出那件有无数个兜的马甲。“我带上了店里的一半库存。我们有超过两千种的逃生工具,兄弟,古往今来,没有哪次越狱行动能这么排场。”

“哇……”檀柘看着阿叉满身塞得鼓鼓囊囊的口袋。“这些都可以卖钱的!用了你不心疼吗?”

“费用会记在账上的。从你的营业额里扣。”

吃罢牢饭,二人开始行动。首先出场的道具是,噔噔噔噔~虚空石!这种中空的石头具有神奇的气化能力,只要捏碎那一层薄薄的石壁,就能让自己化为气态,持续十五分钟。气化后可从任何缝隙中轻易逃出!每颗建议零售价500,000元!叮!~

阿叉掏出两颗核桃大小的虚空石,分了檀柘一个。

“你确定这玩意儿能捏得碎么?”檀柘问道。

“这比核桃脆多了。气化之后从空调的管道出去,别走散了。OK?我数一二三,一起动手。”

一,二,三。

……

二,二,三。三,二,三。四,二,三……

半小时后,阿叉和檀柘用膝盖压着抽筋的手,拼命地掰着手腕。两颗完好无损的虚空石放在他们手边。“你确定,这不是,别的什么,石头?”“别的石头,怎么会,这么轻呢!我看这两颗,是稍微太厚了一点,砸两下准能砸开!”

阿叉掰直了手筋,拿起一颗虚空石,开始寻找趁手的凶器。最后,眼光落在了床边的沙发椅上。这一对椅子原木打造,又重又厚实。阿叉把虚空石搁在一条凳腿之下,双手扶住椅背,将全身的重量往下使劲一压!只听“嘎巴”“扑通”两声,虚空石裂成数瓣,椅子骤然化为一团浓烟,阿叉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呃……你看,是真的吧。只是包装有点问题罢了。”阿叉晕坨坨地爬了起来,把沙发椅化成的浓烟拨开。

“那又怎样?现在只剩下一颗,不够我们俩用了。”

“没关系,还有别的……”阿叉在身上的众多兜里翻了一阵,掏出一叠长条形纸片。“穿墙符!怀旧特别版,用朱砂在黄裱纸手工写成,贴在额头可穿墙入户,一次性使用,每张售价500,000元!叮!~”二人添湿穿墙符贴在额头,阿叉当先,迈步就往墙里走。

“咚!咚!”两声脆响,二人仰面朝天,跌倒在地,鼻血长流。檀柘揭下穿墙符,看到符背面写着:“怀旧特别版,仅供穿越二百年以上老屋使用。”“……你还有现代版的吗?”阿叉摇摇头:“我以为特别版的会比较好卖……”

两小时后。四星级商务套监里一片狼籍,宛如洪水之夜被闪电劈中引起火灾后的场景。阿叉捂着肚子从洗手间出来,郑重宣布:“隐身药水确实不应该是榴莲味的。”檀柘抱着腿坐在重新凝聚成形的沙发椅上,目光呆滞。“现在还有啥可试的?”阿叉把所有的兜都掏了一遍。“没了。等明天吧,明天时空转换仪就充好电了。我困了,睡觉先。”

“这种情况下你还能睡得着?”

阿叉掏出一个钟摆:“怕失眠?用这个极速催眠小钟摆吧,十五秒瞬间入睡,纯绿色发条驱动,每台售价150,000元。叮!~”檀柘大喊一声:“不~”话音未落,小钟摆疯狂地摆动起来,二人一翻白眼,同时坠入了梦乡。

一座不知名的高山上。

阿叉和檀柘坐在山间凉亭之中,远远望见群峰之间飞来两只白鹤,鹤上端坐二人,身披白袍,手执拂尘。飞到近前一看,正是冥灵和正版。

“咦!阿叉也来了啊!正好正好,今天改搓麻!”冥灵将拂尘一摇,变出全自动机麻一台,折凳四张。

“打麻将太花时间了吧!然则十三张牌一到手,感觉时间又过得飞快!”正版头一个坐了下来,将拂尘插在后脖领上。

“不着急,今天我用了双份的梦枕草,药效长达二十四小时!”

阿叉欣然点头道:“好呀好呀,这些都要记账,算在檀柘的头上!”

檀柘:……我本来打算站着睡的……这下醒不过来了……

两天后。金牙帮总部,金老K的办公室内。

夫人点着了金色的摩尔。“老头子现在怎么样了?”

“报告夫人,已经转移到大水池里了,现在……还在不断地胀大!”

“那就再建一个更大的!四喜屋那两个小子呢?”

“他们……好像成天都在睡觉!”

“哼!不信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金牙帮总部,下排犬齿B座,四星级商务套监。

“呃~啊啊啊啊啊啊!”阿叉打着哈欠,在床上坐起来。“最后这手牌实在是太帅了,我一激动,没来得及甩牌就醒了。你应该留下来看看我是怎么大杀他们两家的。”

“自从我被绑架,这已经是第几天了?”“第……六天吧。”

檀柘微微一笑:“那我们很快就能见到金夫人了。”阿叉走进洗手间,说:“太好了。昨晚我终于找到了求婚秘宝的备用灯泡……”“她可不会有心情听你说那个。今天,会有大事件发生。”阿叉一边挤牙膏,一边问道:“什么事?”“怪物。可怕的怪物。”

“六天前我告诉金夫人,千年火星酵素虽然无药可解,但是可以通过反复浸泡的方法,将它从人体中分离出来。不过那玩意儿活性太强,一旦脱离了人体的束缚,就会与水分子结合成为液态生命体,并开始无限扩张,最终占领整个地球!哗!这么恐怖的东东,我当初怎么敢拿出来用的?”

阿叉已经将整管牙膏挤到了地上。“那……怎样才能阻止它呢?”

“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在它开始扩张之前,将它凝聚起来,装进瓶子里!如果是在水中,就想办法制造一个漩涡!当年我就是在夏威夷群岛东面的巨大漩涡底部找到这玩意儿的,呼呼,如此想来,卖一千万实在是太便宜了……”

正说着,牢门“砰”一声打开,金夫人带着四个保镖冲了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对那个死老头做了什么!他他他,他变成了……”

檀柘朝阿叉点点头。“开始了。”阿叉穿上晚礼服,在胸袋里插上一支……牙刷,拍拍金夫人的肩膀:“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们搞定。”

金牙帮总部,地下一层。

檀柘和阿叉透过地板上的监视窗看着地下二层,那里的水位已经超过了十米。水面上涌动着奇怪的波浪,幻化出各种动物的形状。

“打开窗子!我们从这儿下去!”

监视窗开启,二人顺着安全梯爬了下去。“漩涡!我需要一个漩涡!”檀柘大喊着,一把抢过阿叉胸前别着的牙刷,奋力在脚下的水中顺时针搅拌着。

“你觉得这样能制造出漩涡吗?我还真的蛮期待的……”

檀柘瞪了阿叉一眼,无奈地将牙刷抛入水中。“你还有什么招?”

阿叉掏出一个竹蜻蜓来。“便携式超大马力螺旋翼!情况危急我就不介绍了,每个售价40,000,000元!叮!~

檀柘一把抢过,将竹蜻蜓头朝下插入水中,摁动底部的按钮。“嗡~”竹蜻蜓启动了,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瞬间扩大开来。一分钟后,整个房间的水以竹蜻蜓为中心转动起来,在檀柘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漩涡。五分钟后,一坨绿色半透明的物体从水壁上脱离出来,悬在漩涡中心,团成一个圆球。

“就是它!”檀柘喊道,“把它收起来!”

阿叉掏出一个透明可封口的塑胶袋,把那个圆球捞上来,装进袋里。“八宝乾坤收妖袋,隔热,保温,可降解,可反复使用,每个售价350,000元。叮!~

地下室的积水渐渐退去。金夫人走到水池前,朝里面看去。里面是空的;金老K浸泡多天的尸体已经在刚才的漩涡中被绞杀至渣了。

“渣……想到这一点,我还真觉着有点恶心。”檀柘小声嘟哝着,冲金夫人打了个招呼。“我说,这回咱们算是两清了吧?”

夫人无力地点了点头。

阿叉走了过来。“那么,可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了吧。刚才的独家收妖服务费用是五千万元,恕不还价,叮!~

“五千万?”金夫人摊开双手,“我哪来的五千万?金老K已经化为乌有了……”

“你已经修改了他的遗嘱,可以继承他的全部遗产。要不,我也可以考虑把它再放出来。”阿叉晃了晃手中的塑胶袋。

夫人愣了片刻,脸上忽然绽开了笑容。她走过来,挽住了阿叉的胳膊。

“我记得某人曾经向我求婚?现在,我可以作出回答了。”

阿叉陷入了短期石化状态。他目光闪烁,脸颊抽搐了一阵,形成一个僵硬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很久……”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天鹅绒的小盒。

“哦,不!”金夫人惊呼一声,想要捂住眼睛,可已经来不及了。

阿叉打开了小盒。

一个小木偶人儿从真丝垫子中央缓缓升起。“咔嗒”一声,它跪下来,开始不住地磕头。音乐声起:“我们没钱~没有钱~请用你们的同情心~帮帮我们~

十五秒后,阿叉和檀柘在金夫人的怒骂声和众保镖的追赶下跑出了金牙帮的总部。

“再给我,十五秒,我这‘绝杀的讨债秘宝’就能搞定她了!‘绝杀系列’,永远都是,那么的好用!叮!~”阿叉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就认了吧!就凭你,这两手,到头来,还不是白忙活一场!”

“白忙活?”阿叉阴阴地笑了。“本次营救行动所有的开销都算作我的营业额,初步估计,按成本价算,差不多九千八百六十五万元。叮!~这些钱,全都得记在你账上!白忙活的是你才对吧!”

檀柘一口血憋到了嗓子眼,又努力地咽了下去。“好!就算一无所有,至少寻回了自由身,今晚能睡个安稳觉了……”

阿叉手机响了。“喂?哦,冥灵啊!是啊!檀柘很好!今晚你请客?烧烤大餐带搓麻?通宵的?太好了!”

“噗!”檀柘喷出那口压抑已久的血,安详地倒了下去。

 

0 条 评论 to “四喜贩卖屋vol4:拯救檀柘!”


  1. 目前还没有评论

同学们,说点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