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生系列还是不错的嘛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破庙里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题记从前有一个书生,进京赶考。半路上,他住进了一间破庙里。到了夜里,来了一个女鬼。
女鬼说:“我很闲哪,咱们来聊聊吧!”
书生说:“好哇!”
于是二人嘁哩喀嚓,开始聊天,一直聊到东方发白,雄鸡唱晓。女鬼说:“啊,天亮了!今晚聊得很愉快,咱们明晚再见吧!”书生说:“好哇,我也要睡了。晚安。”
于是女鬼飘出庙去,书生铺了草席,躺下来睡觉。睡不多时他坐起来,大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骂道:“无聊啊你!聊了一夜就不会做点别的么?”这一下抽得颇重,脸上火辣辣地疼,于是很生气地想抽一个回去。抬起手来一侧脸,觉得此举欠考虑,就作罢了。揉了一会儿腮帮子,躺下来睡了。
这一睡直睡到下午。打开包裹来啃了一个饼,天就黑了。此时正是夏末秋初,天黑得甚晚,只是这些饼做了脱水处理,着实硬梆,啃起来颇费时间。书生又喝了一气儿凉水,揉着肚子打了两个饱嗝,庙里就已经黑得看不见白了。
书生说:“她说与我今晚再见,这只是一句客套话吗?这只是一句客套话吗?”他情绪激动,跺着脚走来走去,把这句话大声地喊了三五遍。在这时庙门吱呀一声开了,女鬼飘了进来,说:“我好闲啊,咱们聊天吧。”
书生说:“又聊?”
女鬼说:“是啊,你想怎样?”
书生拉不下面皮来,心说:“便先聊天吧,慢慢诱她入港。”于是他说:“好吧,聊天。”
于是二人嘁哩喀嚓,聊了一晚,直聊到东方发白,雄鸡唱晓。女鬼说:“呵呵~跟你聊天真有意思。好啦,天亮了,我要回去了。白白喽。”书生说:“什么!竟然天亮了!”女鬼说:“是啊,现在夏末秋初,天亮得早,天黑得晚。出来玩的时间真少啊,到冬天就好了。晚上见吧。”于是她飘然而去,书生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躺下来睡觉。片刻后实在忍无可忍,坐起来用力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骂道:“让你丫嘴欠!”抽完之后疼痛难忍,举起另一只手来,大力地拍了那只手一下,骂道:“让你丫手欠!”然后用挨了抽的手揉揉挨了抽的脸,使其和好。这么傻叉的事情真难为我想出来,当然了,我是一定不会这么做的。等到疼痛过去之后,书生躺下来,开始睡觉。
这一天醒的更晚。书生掏出一块饼来,找了块砖头砸成碎粒,就着凉水一把把吃掉。这饼比砖头更加结实,砸起来颇为不易,吃起来更加艰难,因为其中混杂了不少砖头的碎屑。书生洒然笑道:“饼都吃得,何况砖头乎?”因为饼比砖头硬,所以他这么说貌似很有道理。但拉出来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这一点他要过两天才能领会到。
书生吃完了饼,坐下来等待女鬼的到来。他说:“我一定要赤裸裸地说出我内心深处的愿望!”说了几遍之后,他情绪高涨起来,站起来喊道:“我一定要赤裸裸地说出我内心……啊呸,太长了。我一定要赤裸裸地说出我的愿望!说出我的愿望!一定要!赤裸裸地!说出内心的愿望!”他又跺着脚喊了两遍,又跳着高喊了两遍,心满意足,觉得今晚的气势定然够了。于是他坐了下来,等待女鬼。
不知这一夜是女鬼来得晚还是因为心情焦急,书生感觉等待的过程分外漫长。终于,庙门吱呀一声响,女鬼飘了进来。书生嗖地跳起来,拼尽全力喊道:“我要赤裸裸!!!!!!!!”
……然后他就哽住了,胸口憋得满满的,脸臊得通红,还紧紧地攥着拳头。女鬼愣愣地看着他,半晌他终于呜咽道:“地……说…………”然后就彻底泄气了。
女鬼说:“好哇。反正我也是过来人。你脱吧。”
书生抹了抹满头的汗,用很家常的语气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面对彼此,赤诚相见的态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女鬼点头道:“我明白呀。咱们来聊天吧。”
书生说:“好哇。那什么……”
然后他扑倒在地痛哭起来,把地捶得砰砰直响。他说:“麻烦你抽我一下吧,我实在不想再抽自己了……”
女鬼无奈地看着他,说:“哎呀,你这么一来,我很纠结呀。”然后她卷起了袖子,让书生抬起头来。书生哭了一会儿,心情大为舒畅,于是摆手道:“算了,不用了。咱们还是来聊天吧。”
女鬼说:“好吧。咱们聊什么?”
书生道:“现在我情绪低落,不如你讲故事给我听吧。”
女鬼说:“好吧。你确定我们的台词没弄反吧?我觉得你表现得太弱势了。”书生说:“讲吧。”
于是女鬼开始讲故事。她说:“从前有一个书生,进京赶考。半路上,他住进了一间破庙里。到了夜里,来了一个女鬼。书生说:‘哇~一个桃子……’”
书生说:“他说的不是这个女鬼像桃子,是女鬼手里拿着一个桃子。”
女鬼说:“对啦。书生想吃桃子,但是女鬼偏偏不给他吃。她把吃完的桃核给了书生,说:‘你把这个桃核种下去,三年以后,就可以摘桃子吃了。’”
书生说:“但是这个书生不肯,他说三年的时光太漫长了,再说了,要吃桃子可以花钱去买,何必要自己种这么傻。”
女鬼说:“于是女鬼又拿出了一个桃子,让书生用钱来买。书生说:‘三年的时光太漫长了,要是有三天就能长出来的桃子,那种一个也无妨。’”
书生说:“因为这个书生没有钱,所以他开始扯淡啦。”
女鬼说:“但是那个女鬼说,好罢,三天就三天。于是她拿出一根桃树的枝来,递给书生说,把这桃枝插在地里,每天浇七七六十四遍水,三天以后,枝上就会结出一个桃来,跟她刚才吃掉的那个一模一样。”
书生说:“书生想:‘她该不会是在忽悠我吧?她一定是在忽悠我。’但是这个书生是个非常天真的人,所谓非常天真的人,就是相信一切事情都有可能。不信你们去看,在面向青少年的广告里,这句话出现得最多。在中老年保健品广告里,就看不到诸如此类的话了。所以这个天真的书生在天亮以后,把桃枝插在庙门前的地上,提了一个瓦罐去河里打水,来来回回,整整浇了七七六十四遍。”
女鬼说:“这个不会算术的傻书生,不知道把桃枝插在靠近水源的地方,浇完了七七六十四遍水之后,天就已经黑了。书生回到庙中,这一晚,女鬼没有来。”
“书生非常失望。天亮以后,他出门一看,哇!光秃秃的桃枝在一夜以后,竟然长出了叶子。书生惊喜非常,于是又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给桃枝浇了七七六十四遍水。”
“这一夜,女鬼还是没有来。”
“书生抱着膝盖坐在庙门前,看着夜色中的桃枝,直到沉沉睡去。”
“第二天当他醒来的时候,枝上开满了桃花。”
“书生说:‘呀!碰到这样的奇事,便再多呆一天也无妨。’于是他提着瓦罐去河边,又打了七七六十四遍水。”
“这一夜,女鬼依然没有来。”
“书生抱着膝盖在庙门前坐了一整夜,只在天快亮的时候睡着了一分钟。当他醒来的时候,满枝的桃花都谢了,只剩下枝头上一个圆滚滚粉扑扑又弹又Q的桃子,跟那一晚女鬼吃掉的那个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同一个桃子。”
“然后呢?”
“然后书生把桃子吃掉了。”
“然后呢?”
“然后他把桃核种在了地里。三年以后,这里长出了一颗桃树,树上结满了圆滚滚,粉扑扑,又弹又Q的桃子。”
“跟那一晚女鬼吃掉的桃子,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这三年来,书生守着这颗桃树,一直没有离开过。”
“每日为它浇水,一天都没有离开过。”
“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
“三年以后,女鬼回来了吗?”
“这个故事然后就没有了。”
“你也知道这个故事。”
“我知道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就是今晚在写我们这个故事之前将写而未写的故事。”
“一个没有屁股的故事,因为屁股还没有想出来。”
“一个宫里的故事,下面,没有了。”
“这个故事和我们现在的故事,毫无关联。”
“太有关联了,这两个故事,都是关于想吃没吃到的故事。”
女鬼看了书生一眼,彼此脸上都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女鬼说:“这个故事,你知道得比我要多嘛。”
书生说:“我知道哟,我知道这个故事曾经将要是怎么写的。女鬼三番五次戏弄书生,她假意要请他吃桃,侧过身去在怀里掏了半天,等到把手中的桃子吃完了才说:‘啊,没有了。’她给书生的那根树枝也是地上随手捡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桃枝。她知道三天以后树枝上什么都长不出来,所以让书生每天浇七七六十四遍水,到时候就说:‘七七明明是四十九嘛!你浇多了水,当然什么都长不出来了!’”
“她没有说,她始终没有来。”
“所以说,这是一个想吃没吃到的故事。”
“他吃到了桃子。”
“傻叉才想吃桃子。”
于是女鬼从怀中掏出一个桃子来,托在手中。书生忧郁地凝视着那个桃子,瞬间涌出的口水简直快要让自己窒息。他说:“唔……”
女鬼说:“怎样?”
书生说:“嗯……”
女鬼说:“然后呢?”
书生说:“哼哼!”他只能用鼻音说话,因为一张嘴口水就会喷涌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
女鬼说:“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收起来吧。”于是她把桃子塞回怀里,片刻之后又掏出来,咻地一下扔到窗外,说:“我想还是别给你理由让你盯着我怀里看了……”
书生说:“唔,哼哼,咕噜。什~么呀。”
女鬼说:“好啦,现在故事讲完了,天还没有亮,咱们干嘛呢?”
书生被桃子折腾了一下,心绪不佳,说:“冷场吧。”
于是冷了一会儿场。女鬼安安静静地坐着,烛光之下,形容十分美好。书生看了她一会儿,霎时间悲从中来,垂泪道:“为什么我们书生老得受你们欺负呢?”
女鬼从容答道:“因为你们好欺负嘛。”顿了一顿,觉得不妥,又说:“其实这也不叫欺负你,我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你们成长嘛。这句话也送给戴戴小朋友……”
书生说:“不,我觉得这分明就是欺负。”
女鬼说:“好吧,那我们就是通过欺负你们的方式来帮助你们成长……”
书生说:“哪有什么成长!”
女鬼说:“当然有了!你看刚才故事里的那个书生,接受了桃子女鬼的帮助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每天……给桃树浇水的……非常环保的人。”
书生说:“一个书生,进京赶考。半路上他接受了女鬼的帮助,变成了一个整天浇水的人……”
女鬼沉默了一会儿,说:“怎样,反正你们很好欺负。”
书生心中大恨,把牙磨得咯吱咯吱的响,眼中闪现出真红的杀意。他说:“那要是碰到不好欺负的人,你怎么办呢。”
女鬼说:“那就绕着走呗。”
于是书生又快乐起来,心想:“这样啊!不好欺负就会被绕着走了。难怪只有书生才能常常遇见女鬼呢……真是好哇!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嘿嘿嘿嘿嘿嘿……”
女鬼说:“想啥呢?”
书生听她语气柔顺,有一根小心弦儿就被格楞登拨动了一下。他大脑空白了一会儿,二话没说,上前一步,把女鬼抱在怀中。
女鬼大脑空白了一阵,就从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终=================
迷糊了,就这样吧……
附一段,与收听了饭盒同学《关于清华大学话剧社“我们要造原子弹”演出剧目的专题报道》的同学们共赏。
女鬼:你们阳世间的人,太脆弱了,就好像枝头上的桃花,风一吹,就掉了……
书生:不!我们不是的!我要向你证明,我们不是脆弱的桃花!
旁白:于是,书生守在了那株桃树前,日复一日地种着桃花。他要培育出风吹不落的桃花品种来,他要证明给女鬼看,我们阳世的人,是风吹不走、雨打不落、霜冻不掉、雪压不垮,响当当的一朵铁桃花!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终于开满了桃花……
画外音:别在这里写帖子了,还是去浇浇门前的那株桃、花、树、吧!

《小书生系列还是不错的嘛》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