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6 的日志

做一个穷而有福的人

好久没更新了,近来忙着充电(夸碴碴碴!!!被雷劈呀!!!好电好电)这 一周是从书老师凌晨四点价值103大元的骚扰电话开始的,随之而来的是手机欠费,上班迟到。周一晚上去迎接前来出差的大猪同学,没想到在下出租车到宾馆大堂之间的短短几步路把钱包丢了,饲料费浮云,银行卡浮云,身份证浮云……啊,身份证,你不能浮云!买的打折机票不能退啊!他妈的,每到月底工资卡里还有钱的话,就会发生破财事件……上回是去安贞华联从ATM里取款之后忘记把卡拿出来了,结果被跟进的同志把余款一扫而光……妈的,原来我月光也是被逼的撒!
幸好第二天早上有热心群众通过Fesco的员工卡找到了某家,银行卡回来了!深水证回来了!健康证回来了!身份证回来了!钱!回不来了!工资卡还被无聊的人拿去试密码试到锁卡,他妈的,丫也太高估自己的运气了吧。然则身份证回来了就可以坐飞机,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在这一天值得一说的是棉花塘的奶茶和薯条都好大份……呃呃呃呃,棉花胡同里那家烤串也不错,饭盒君真是有福之人。
周三要去密码重置,结果卡找不到了……哦买嘎
周四去挂失先,7天之后才能办新卡,妈的,五一怎么办?填完了挂失单回去排队,在钱包夹层里找到了卡,好家在,赶紧把挂失单一丢,办了密码重置(所谓重置密码就是换张卡=_=b)
周五霉霉同学请西门烤翅,不是西门吹雪的西门,乃是北大西门的西门。同门师兄弟 还有清华西门烤翅、北师大西门烤翅等等……
周六就是今天。今天下午飞上海先,九点多到,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去杭州的车……
一切的一切都是哈啦,夹子太硬啦。
回到杭州家里断网,背了零度君惠赠的四本冰火(零度,地海就交给你了!)回家看去,兴许还能闭关写点稿啥的,兴许啊。十号回来,临别赠歌一首,兄弟姐妹们回见。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38C.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38度C
by 熊宝贝乐团
38度C的大热天 我窝在棉被里假装冬眠
因为我不想被世界改变 可是世界仍然轻易将我转变
半夜凌晨三点五十三 我不想睡觉想去逛街
可是世界不会为我改变 只有我妄想改变这个世界
如果我可以 如果我可以
我想要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蓝天 就算黑夜
我想要冬眠 我想要去逛街
我不想被这世界慢慢改变 而不自觉
世纪末的炎热夏天 我中暑昏倒还有黑眼圈
我妄想改变世界 我妄想改变这世界

 

for 豹豹君


字 呀

 

快乐的泡水节

刚刚写完工作周报打算晾衣服(在月光下晾干最是风雅~),打开洗衣机盖子,赫然发现我的GBM躺在一堆脱完水的衣服中间。
=_=b
啊,这就是我常年把它放在外套口袋里的下场……
此刻心情倒并不激动,因为我对任天堂产品的信任程度是跟NOKIA一样的(我的NOKIA手机半年前就泡过水了,现在还在使,只是常常没信号--当然了这跟泡水毫无关系)此刻想到的是:绝对不能再把佳能的DC搁兜里了!
把GBM拿出来,甩了两分钟水,开机一试果然OK,就是屏幕有点花,声音时有时无。到明天水分蒸发了就没事了,幸甚幸甚!今天以大感冒之躯刷了鞋洗了衣服,没想到最后给我来了这么一出,教我说点什么好呢?
我的GBM是干净的!!!
昨天承月姑提示,去十里河的京瑞温泉国际宾馆看了看Black Yak的酬宾会,号称全场二折。到那里一看,二折的几乎没有,三到五折的倒是不少。然则标签上的原价很明显比我在网站上看来的要高,网站上最贵的外套也不 过两千六七,那里居然有标原价四千一的,B4!户外用品贵也不是酱紫的贵法,欺负我不懂行啊!(不懂也不能这么轻易地栽喽)有几款倒还算合算,但是捡便宜的心情已经木有啦,于是我两手空空地出来,打算改天去动物园 :P
出门望见首都图书馆,就在京瑞的对面。反正坐车也要过马路,所以顺便进去看了一下。迎面一块指示牌上写着“办证处 2F”字样,忽然就打算办张借书证了。于是上了二楼,拿张办证说明看了下,发现此处借书证分为ABCDE五等,权限是由A到E逐档增大,很符合大众的审美需求。B卡押金50,限借3本,借期2周。C卡押金100,限借5本,借期4周。考虑了一下办了C卡,当然了并不是说我排斥B,实际上A也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是For Children的那一款即可,那一款只能混少儿借阅室,还一点都不便宜。
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在首图办证只需填身份证号、通讯地址、电话、交押金和工本费(10元),然后用摄像头照个相即可,甚至不用出示身份证原件。所以理论上来说,完全可以填假资料。C卡押金100, 加上工本费是110,可借5本书,而一本《剑桥插图考古史》的标价就是九十八元……哪。而我在那里找到了刺客系列的全套,教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
再说一下这个图书馆。正门正在整修,走边门到底楼,然后坐电梯上去。如果是走正门应该直接就到二楼了。一共有八层,有四部电梯,不过好多人上下楼都走阴暗狭窄的消防梯。没有发现比较正规的楼梯,也许本意就是让人多坐电梯吧。各个阅览室都还算得上宽敞明亮,不过书架上的书大都有年头了,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那种 摆在那儿到死都不会有人多看两眼的类型,除了小说的那几排。比较热门的小说都已经被翻得油脂麻花的了,拿在手里像是小饭馆的抹布一样。中学里租的武打书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总觉得一边看这样的书一边吃包子吧唧吧唧忽然间就会中毒身亡似的。我在一排排书架之间摇来晃去,感觉非常不好,因为这让我想起大四毕业前 的日子。那一阵我无法决定是否要考研,也不知道将来可以做什么,喜欢的姑娘远在千里之外(她们总是这样),周围的人总是在无止境地自习,我有时跑去通宵玩 大菠萝2的私服或者指环王的MUSH,因为讨厌白天在寝室睡觉所以跑去学校附近的浙图,拿一本书,找个角落,有时看书,有时打盹。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好玩 的事情,是完全无意义的被浪费掉的时光。他妈的,我讨厌我的大学生涯,要没有快乐的高中时代的话,现在的性格一定更加不堪=_=b
一架架的中古书看到令人窒息,幸而后来发现了刺客系列、修玛传奇、黑暗精灵、龙枪等等,才感觉身处现代。在图书馆里逛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这么五本:《迪伦马特喜剧选》,《日本谣曲狂言选》,《美国年度最佳奇幻小说集2003》,《万历十五年》,《剑桥插图考古史》。在回来的小三十五路上看完了迪伦马特的《罗慕路斯大帝》,有点儿意思哈……这本看两遍。
贴首歌,Nickelback的《Someday》,来自Billboard Top 100 of 2004。
Someday
by Nickelback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someday.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书老师凌晨Call in 叫起来听的《街角的蔷薇》,我就自己听啦。
OVER.

 

大风沙大阴郁

感谢青老师赠SIGG世界杯限量版水瓶一个,还是咦大梨呀~大梨呀~大梨~梨~ 无以回报,只能在这里预祝青老师周末考一门过一门考两门过一双了(献记忆水煮鱼一盆,企管口味的)
昨日全公司断网一天,众人无所事事,以开会为乐。不晓得今天OK了木有,鉴于下午各位老大都跑去出差,我决定不管网通不通,都要轻松地渡过这一天~
游记我还是没写出来,怎样!我正和酸痛君缠绵悱恻之中,无暇顾及这些俗事~俗事~俗事~俗事~俗事~啊~~~酸痛君~~~你他妈的倒是快走啊!!!
昨天在大埋汰之门看到某同学提起林一峰的《我和泡面》,贴出来以飨各位观众。你们好吗?~~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noodle&me.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我和泡面
by 林一峰
等待的时光就只有我和你
拿一双筷子期待把你放到咀里
世界给我几分钟
让你的味道
变成我最美的呼吸
我感觉到时间
感受到真实
每分每秒属於自己
我有个心愿 你到底知不知
等待的日子就只有我和你
开心不开心你最能满足我身体
口袋只有几十块
也能拥有你
给我温暖渡过危机
我忙得没法呼吸
见你总是容易
不管生活高高低低
我有个心愿
你到底知不知
艰难的生活已经成为过去
这一路走来
却一直等待
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分享你
就算有一天一切回到原地

 

叉游记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朋友,当我终于在电脑前坐下来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埋汰呀……”
— 题记
当一切尘埃落定,缠绵许久的酸痛君也离我而去的时候,我终于可以坐下来,给你们讲这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这么说的:
从前有个叉,他欠债不还,拖稿不写,说话不算。有一天,风雨大作。叉同学正在家里露营,抬头望见雨势甚猛,急忙出门躲雨。他手撑一把齐眉伞,熟铜的伞柄,伞面乃是雪花镔铁百炼而成。忽然间咯吱吱吱吱吱一道闪电划破了长空,朝叉同学迎面劈来。叉同学急忙将伞往前一挡,只听“夸嚓”一声响亮,霎时间雨过天晴,半空中袅袅飘下一句话来:“看,这就是不更新的下场!”
😛
看!我吓自己比你们吓我专业多了!学着点吧!
好,这一段定场诗念完,下面开始讲正题。
话说上星期天我跑去妙峰山大暴走,花了大约六个小时,从鹫峰那边下来了,我就回来了。OVER。
(众同学从怀中掏出叉形小人,一手握小人,一手执牙签,噗哧噗哧地戳了一通。)
好吧,首先来介绍一下妙峰山。请看!!!

妙峰山

(一)莲花金顶
妙峰山又称妙高峰,为北京著名的“八顶”之一。坐落在京西门头沟北部,峰顶山石如莲瓣,从空中俯视宛如一朵盛开的大莲花,故全称为莲花金顶妙峰山。距北 京市区40余公里,海拔1291米。山上原有天仙圣母碧霞元君祠,俗称娘娘庙,是一座远近闻名庙宇,规模宏大,古时曾吸引方圆数千里的善男信女们来此朝 山。可惜如今只剩断壁残垣。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已有部分殿宇开始修复。
(二)玫瑰谷
距妙峰金顶1公里处有涧沟村,是去妙峰金顶的必经之路。村落古朴,仅百余户人家。农民均以种植玫瑰花为业。这里的土壤、气候条件很适应玫瑰花生长,因而产出的玫瑰花朵大,颜色深,香味浓,出油率高,质量上乘,是其他产区所不及的。每年6月,千亩玫瑰花盛开斗艳,各处的沟壑坡岗散发着浓郁的玫瑰花香,令人陶醉。
(三)朝山香路
自古有四条通往妙峰山的大路。四条路的方向不同,景致各异,都是游览胜迹的好途径。南路景致最佳,道路惊险,可见保护完整的铁锚寺龙神和跨水库的三座弧 形大铁桥,闻名遐迩的滴水崖和英人庄士敦别墅及仰山栖隐寺遗址等名胜。东路有骆驼石、”傻哥哥殿 “遗址、金山寺、”瓜打石”、”三瞪眼”、”快活三里”、玫瑰谷等诸景。金山寺多甘泉,是游人野餐、休息的佳地。北路可观北魏石佛和明照洞金刚石塔等名 胜。 妙峰山的特产除了玫瑰花之外,还有红果、京白梨、蘑菇、海棠、樱桃等。
真是木有想到,北京郊区竟然还有盛产玫瑰的所在呀!难不成涧沟村的村民都是保加利亚移民过来的么?这回过去光秃秃的啥也没看着,待到六月再杀过去,来一平米玫瑰打包,了却一桩心愿~请有关同学届时速来认领,过期就只能给你个包吃啦!
好,书归正传,话说当日叉某我从西坝河出发,坐大三百到航天桥,倒336路前往河滩。说到大三百呢,我忍不住要在这里献歌一曲,曰”大三百之歌“:
大三百之歌
神~奇~的大三百,
从那民工的海洋~开来~
劈~波斩浪,勇往直前~
环绕~在无尽的三环上~昂,昂,昂!
十~万马力~~~(力力力力!)
两截头滴加长车厢~~~(昂昂昂昂)
满载着乌秧乌秧的民工们,
和一个挤到爆浆的叉 — PONG!!!
谢谢。
坐336 到河滩,然后倒929到担礼,下车就可以看到硕大的一个牌坊,上书“金顶妙峰山”五个金光biubiu的大字!上回部门去烧烤路过的就是此处!牌坊边立着 路牌一面,蓝底白字曰:“妙峰山景区距此二十五公里”。关于这一点我要解释一下:从担礼村口开始,就算是妙峰山景区了。但是此地距离金顶,或者说涧沟村, 还有二十五公里的距离。所以说这块牌子立得还是比较靠谱的,如果是在通县立一个牌坊曰“天安门城楼”,旁边再插一块路牌曰“坐八通县到国贸倒一线在天安门 东站下”,酱紫就很不靠谱啦。
在“金顶妙峰山”牌坊之下,有一条柏油马路,盘山而上。路边有小巴若干,我走上前去,停在最外边那一辆的司 机探出头来,表达了要载我上山的美好心愿。这次出来之前准备工作做得甚是周全,把几篇出走报告研究了一下,所以一口价砍到了三十元。司机兄忸怩数下不见成效,就认命地让我上车了。
盘山路虽不宽阔但路况甚好,车也不多,喜欢飚车的朋友可以来尝试一下做“妙峰山车神”的赶脚。从山下到山上,开了大约二十分钟,在涧沟村村口停下来。掏钱的时候深深体会到了一个人出来暴走滴痛苦,就是没人跟我A车钱……
一下车,路边小摊上的大婶们就热情地招呼起来:“小伙子,买把香吧!”
我说:“谢谢,我不烧香!”
于是她们更加热情地招呼道:“小伙子,那买瓶玫瑰酱吧!”
我说:“谢谢,我不喝酱!”
大婶们豁达地笑了起来,说:“你一个人过来玩啊?”
我说:“谢谢,我是一个人!”
大婶们:“怎么不找个伴儿呢?”
我:“今儿天气不错啊!请问要上山是往这边走吗?”
大婶们:“没错!一直往上走!路上可别抽烟啊!”
我:“谢谢!”
于是我就开始往上走啦!

驴和大叔和我,排队挨个儿上山


走 不多远,前方又出现了盘山公路。走了一段觉得八对头,前人记载里好像没说一直沿着公路走哇?于是折回来找人问路,见草堆之间坐一老者,身披军绿大衣,头戴 本山式蓝布帽(没这帽子我就看不见他了,穿军大衣坐草垛呀!)我上前躬身施礼道:“啊!这位老先生,小生这厢有礼了!”
老汉说:“你一个人啊?”
我:“是啊!请问去大觉寺该走哪条路啊?”
老汉:“去大觉寺?那得往山上走,翻过这个山头。你以前没走过吧?”
我:“是啊!大姑娘上炕头一回!”
老汉:“那不成。那不成。山上那都是小路,没走过你哪儿能认得?半道上又没有人家,你找谁问去?你走不了这条道。”
路盲叉闻听此言双膝颤抖,泣声道:“求老大爷您给指条明路哇!”
老汉道:“你往那边走。看到没?那条道。看到人没?就在那上边走。别走旁边马路,那绕!你开车开行,走路就走那条道。”
我说:“走这条?以前不是有上香的古道吗?”
老汉:“以前上香也走这条道。你下山去,到村口一问就知道了。就走这条道,上娘娘庙就这么走。”
我说:“谢谢啊!”正要告辞,老汉把我拦住了。他说:“有烟没?”
我噼里啪啦一通乱摸摸出大饼兄上回给的半包大卫杜夫来,里面还有七十一的带电筒的打火机一个!好完美!分明就是孝敬老人,贿赂乡民的居家旅行必备用品!我说:“您来一根?”
没想到那老汉刹那间翻脸无情,大喝一声:“拿下!”说话间他颤巍巍伸出双手,拿住了烟盒。他说:“烟我不要,火你得给我。咱山上不让抽烟你知道不?”
我心说废话!不是你跟我要我能拿出来吗?我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您跟我要来着吗?在山上我不抽烟!您拿了这火那我下了山怎么办啊?”
他 说:“下了山你再买去!山上你不能带着火。上回市委书记坐着小车来着,到这儿我把他拦下了。我说你得把火给我,要不就得罚三百。这还是你当初订的规矩不是?甭管是谁,反正这火儿啊……”我说得,给您吧。老汉抽出打火机来打了两下,喃喃道:“呦,都快没气儿了……那还是还给你吧。”我收起烟和火,一溜烟闪人去鸟。远远还听见他喊道:“可不许抽烟啊!咱们这满山遍野都是管这个的,到时候你一点烟哪,你就跑不了啦~”
我急忙忙往山下跑去,想去找刚才看到的那条山路的入口。那条路又直又陡,一个岔道也没有,走上一个钟头就能到娘娘庙。他妈的,我去娘娘庙作甚?分明是要去大觉寺才对……我得再找人问问。
于是我找了个蹲在花坛上拿胶皮管浇花的老头,上前躬身施礼道:“老先生有礼了!敢问去大觉寺该怎么走?”
那老头手握胶皮管,放在腰间,说:“这山上可不许抽烟啊!你就一个人来的?”
我说:“是啊!去大觉寺是不是要翻过那道山梁呢?”
胶皮管老汉:“没错!你往上走,到那路口右拐,就沿着那小路,往萝卜地里的,沿着走,上山,翻过去就到了!”
我说:“路上能找到道么?”
老汉:“不用找,就一条道!保准丢不了!”
啊呀!没想到如此简单!我欢欢喜喜又上了路,前往那萝卜地里去了~
走一小段,上面就是残破的石板路了,看来也是以前遗留下来的香道。

上了山梁,就是这样的路

前人留下的路标

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时有时无的叮当声,初时还以为是风铃声,走到近前才发现……
是毛驴桑的项圈啦!

小小的一片树林中竟然有大大小小四头驴呢!欺负小毛驴真好玩哪!
我PIA!

“555555脸肿了……”
“胡说!抽的分明是另外一边嘛!”

=_=b 真是冷酷无情的残暴不仁魔王叉
其实这些驴都是旁边这小院里的,幸好没有真的虐之……
驴宅

叉:“大叔!去大觉寺是往这边走么?”
驴主:“走往下这条路!”
叉:“这驴都是你家养的?”
驴主:“那边还有一头!”
叉:“刚才都看见啦!”
驴主:“就你一个人啊?”
叉:“是啊!”
驴主:“山上可别抽烟哪!”
于是一路往下走,走了十几分钟下到山腰,见一平房,门前一癞狗。癞狗大吼,狗主推门而出。
叉:“请问去大觉寺是往这儿走嘛?”
狗主:“啊,到前面杨树那儿右拐!”
叉:(……杨树……长啥样儿呢……)
狗主:“你一个人啊?”
叉:“是啊!”
狗主:“可别抽烟哪!”
继续往前走,走到岔路口右拐。(没管啥杨树不杨树的……兴许就是在那儿走错路的吧=_=b)两边的松树夹着一条上升的小道,走不多久,到一山头。四处一望,啊!竟然有可怕的岔路!!!无人可问,如何是好?来来来,看我召唤当方土地!“以国土资源局的名义,现身吧,土地!”
(土地公咕噜咕噜滚出来)
“呔!土地老儿,我问你此处是什么山,山中有什么洞,洞里可有什么妖怪?”
土地:“咦,你一个人啊?山上可不能抽烟啊!”
(二话不说飞腿边踹,土地公咕噜咕噜咕噜~)
“我忍这两句话很久了!找Cei 吧你!说,我要去大觉寺,该往哪边走?”
“以叉大王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猜不出来呢?”
“说得也是!好,我就猜是这条往下走的破石板路!看起来像是以前的香道,我猜它通往大觉寺!”
“叉大王圣明,小神告退!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于是我在选择的这条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了下去,翻过了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还一个山头……再一个山头……终于,我眼前出现了!连绵不绝的一大串山头~~~
忽然间,看见远处一个塔,似乎是传说中的望京楼!~YO!上回香八拉的地图上有标这地方!
远处的望京楼,四倍变焦已经拉近不少了

好!待俺曲里八拐地向着它前进吧!于是我下去了山沟,又走上山头,又下了山沟,又上了山头,又下,又上,又,又,又,又……每个山头上都有一条小路,然则我不知道那条路能通向望京楼,有时走着走着就觉得是在往远里绕,只好回头再找出路。好些山头上都架了高压线,用混凝土浇一个平台,上面再盖一个大铁塔。
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平台

盖一个酱紫华丽的大铁塔,也得不少钢材和水泥啥的……估计都是建筑队的兄弟们肩挑手扛硬整上来的,果然是继承了大三百血脉的男人呀!
在这片山上走了估计得有两个小时。这么来回来去折腾,都快把我走烦了=_=但也不能停下来,停下来两腿就抖得不能自己。到后来,终于走到了;没想到望京楼就 这么点大,还不如杭州的望湖楼呢,地方又大又宽敞,而且就在湖边看得贼拉清楚,最重要的是,它只有两层楼高!那用得找爬这么久呀!
到了望 京楼,接下来就很没意思了。沿着石头阶梯一路往下,往下,就到了鹫峰和阳台山一带(妈的,到此刻我才确认是走错了;大觉寺和阳台山正好是某个岔口的两个方向。)然后从鹫峰的正门口出来,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穿过一个村子,到了主路上,坐346到颐和园,倒801快车就回来了。接下来就是与酸痛君三天四夜的激情纠缠,他妈的,其实到今天也没好全=_+b。
要看本次出走的相片专辑请点这里 4月16日妙峰山大暴走,有山和花和草和树和驴~
接下来要去哪里呢……爨底下或者房山一带吧,等六月份玫瑰花开再去涧沟村烧杀抢掠,虎虎哈哈!他妈的,累死我了。下回可不写这么多了撒!

 

四肢酸痛,宛转哀嚎

昨天去妙峰山了,坐大三百到航天桥,倒336快车到河滩,再倒929支到担里,再包小巴到山脚下的涧沟村,然后开始跋山涉水呀,翻山越岭呀,走了大约六个小时,从鹫峰那儿下来,再走半个小时到车站,坐346到颐和园,再倒801快车回静安庄。到家六点多,看X档案第一季,整理上传照片。迷迷糊糊晃到两点多钟睡觉,今早起来形同废柴……啊啊啊啊啊啊啊=_+b 晚上回去写游记给你们看撒。

 

今儿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我梦见了一个人。她在多人聊天窗口里发来一张有好多人的聚会照片,我不想看却在最右边瞥见一个似乎是她的人,心情就落荒而逃。
操。
操。
操。
操。
真没劲,我玩儿去了。

 

橡胶人也不能老被雷劈!呀

昨天坐在床上看书,忽然抵挡不过强大的惯性,扑唧一下睡着。半夜里似乎半醒了一次,还没来得及躺下又睡过去了。所以早上醒来的时候依然端坐在床上,手里的书撇在一边,幸好嘴里没有咬着西红柿…… 早上六点半醒来,居然腰不酸背不疼外带耳聪目明,起来洗了澡坐在这里悠悠然写blog,难道坐着睡比躺着效果还好嘛?请各位有睡眠问题的朋友不妨试验一下,日后神功练成,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夫妻对坐到天明~~~YO~

昨天中午出去打球没带手机,导致错过青老师和书老师的电话,大杯!(D cup飘过)给书老师的未接电话拨了回去,哦买嘎,真是……声音loli得恰到好处。于是咱二人卿卿我我海誓山盟立下了倘若发生意外就要把尸体从西藏完整背回的誓言(死了~~~都要背~~~不背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背~还~在~)
书老师:“终于找到一名精壮男子可以千里背尸还了!我可以安心地去了……呃呃呃呃呃呃呃……先来吃个菠萝吧……”
然后回来上Q,方才得知青老师也电了一个!木有啊!我只得一个未接来电!再一看已接,啊!哪个天杀的替我接了……大杯!!!(36E 无奈地飘过)我恨!从此后,要把手机带身边,不漏电话我意志坚哪!
下午被技术和固网的同事抓去批斗,洒家态度诚恳,虚心接受,口中喃喃念道:“是啊?对啊?怎么着吧?”于是她们就无语了,掏出小旗来迎风一摇,呐喊一声: “变阵!”四下里呛呛呛呛一通锣响,气氛一转,瞬间由批斗会变为发飙会。大家对目前状况表示极为不满,先后提出了“跟技术混”,“跟固网混”,“跟子仪混”等数条革命道路,到后来为了推我当老大,竟夸我为全部门最聪明的人!!!幸好我头脑清醒,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明了她们的险恶用心,赶紧推辞说:“没错!真是好眼光!” 倘若换一个糊涂人,一定不知所措了吧!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悲哀地大加班=_+b(幸好只是坐在那里玩而已)
没想到阿花同学现在已经流窜到成都啦,搁浅在那里胡吃海混,俨然是二十一世纪模范青年的样子,真教人看了油然而生满腔圈圈之情。若一个月前同去…… =_+b 这种事情想多了要吐血,各地的小朋友们,待你叉叔叔发完了飙,被饱受埋汰的人们一脚踢出来的时候,就来携子同游,饱览祖国的大好和尚吧!

 

不被雷劈橡胶人

这两天晚上都在看刺客三部曲的第三部《刺客任务》。原因有以下几点:
1.我喜欢看欧美奇幻!
2.王月同学已经瞬间把第一部和第二部看完了……
3.我要把手头上的书都看完,然后去买安珀志
4.要写一个跟王室有关的大长篇
5.海贼王看完了,没啥想做的事情了
昨晚和今晚,加起来花了大约4个小时,看完了上册。继续看下册ing。越看越觉得主角是天蝎座AB血型的,丫真失败呀。
P.S. 作者介绍中曰:她如今生活在华盛顿州的塔科玛,与一只狗,四只猫为伴。
前途真他妈的黯淡呀……
昨天测得我的睡眠周期应该是一小时十五分左右。现在睡觉的话,还可以谁三个周期。这样就够的话,那就太好了。我的目标是练到只需四到五个周期,哦也!
最后丢歌一首。就听着这一首睡睡睡睡睡觉去吧,直到三个周期后自然醒来。
能自然醒来就再好不过了……
《Apple Bed》
by Sparklehorse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apple_bed.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朋友,你在等死摸?

遵老姐指示,寄一个空信封到哈尔滨市动力区和平路某小区去索要花种,到昨天,对方果然回信了。拆开信封,里面有花叶天竺葵种子6粒,勿忘我种子20粒,红牵牛3粒,天堂兰5粒。丢了天竺葵2粒,勿忘我若干在办公桌上的花盆里,不知道会长出什么异星生物来。现在我桌上有:怀胎1日的花盆一个,不知死活的仙人球 一粒,阿花同学归还的奥妙小熊一个,电话一部,茶杯一个,茶叶一罐(感谢小青姑娘扎西德勒献喇嘛),功夫电影的杯垫一个(感谢艾星星同学扎西德勒献鳎嘛),纸巾两盒,文件架2个,电脑显示器一个,键盘一个,鼠标一个,正在打字的手一双……
两天写了十几份文案,已然傻了。各位同学还是来听歌罢。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celebrate_life.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庆祝生活的方法
by 木马
醒来吧
在这令人绝望的孤独舞会上
你像枚剪纸般
渐渐失控了舞蹈
你变得很轻…
当时间飞移
不只是在梦里我想要哭泣
这冰冷冷的
没有质感的人群
已将我们分离…
这一刻
当我停止歌唱当我
凝视着你
我不相信在我们之间的沉默里
有正确的距离…
变得更稀薄
通过你凝滞着忧伤的眼睛
那些甜蜜的气息
或阴暗的愿望
将我紧紧握起…
醒来吧
在这令人绝望的孤独舞会上
你唱的那首歌渐渐失去了旋律
狂燥而低迷…
一瞬间
不只是流逝让我感到了畏惧
我不能改变你
不能轻易的忘记
不留下痕迹…
撕裂了自己
通过你燃烧着迷梦般的神情
那些失落的梦境
或缥缈的记忆
使我如此着迷
我们沉醉我们卑微
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孤寂的坠毁
即使破碎姿态也要优美
装作只是在庆祝一次巧妙的轮回
我们感激伴随着叹息
只因那情景只能短暂连接我和你
于是跳舞吧动作再快一些
再轻松些
反正结束的那一刻总是要分离…
我一直在寻找着你承受着你的记忆
小心的
将那些细节拾起
直到我们难以再次唤醒
就用结束的方法去庆祝一下
等到多年以后
忽然想起那个黑暗里舞动的少年
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