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06 的日志

更新好,风景旧曾谙

今天豹豹君说:“不更新blog是会被雷劈的!”
啊,多么简单直爽的小孩!不像某些成年人,总是阴笃笃地说:“从前有个叉。他不更新blog。后来,他打了光棍……”
哼。比较起来,被雷劈是小概率事件,打光棍就是高概率事件,在这两件事当中,我应该更怕哪一件呢?
只要更新了blog,我就什~么都不用怕~我把手放在空中~甩~
本 来今天想讨论一下职场暴力美学的问题,但发现在辞职火锅大联盟之外,搞这个就缺乏激情。一定要有人哭哭啼啼地抱怨老板同事工作待遇时,洒家胸中黑暗の血脉 才会biu然觉醒,奋不顾身地跳出来给他指一条明路曰:“砍!砍死丫的!拿两把朴刀,从A座砍到B座,把尸体统统从货梯口丢下去呀!”
但是现在,作为一个悲惨的加班而且没有吃饭男,我心平气和地打算在写完blog之后再整一个流程图,以飨我们亲爱的技术。为虾米捏,因为老子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已然发过小飙了虎虎哈哈。
事情是酱紫的,这两天开完销售会议,老大说我们应该整一份热点事件的产品策划出来,颁与各位销售,让他们拿去照着推。我说:“三四月份的不是给过吗?完全没有效果!”
老大说:“没错,但是我们要事先做好准备,免得销售说我们不够主动嘛!”
我说:“他们屁也没有推嘛!再说了哪次他们要策划案我们都给得出来哇!”
老大说:“但是热点事件我们总是要做的哇!我们事先做好了给他们,酱紫他们就没话说了!”
我说:“他们本来就没话说嘛!他们屁都不做有什么好说!”
老大说:“你可不可以注意一下你的用词啊!老是说什么P不P的!”
我说:“在我的blog里我才这么说咧!开会的时候我说的分明是‘他们什么都不做’嘛!”
老大说:“哦这样啊!那就没关系了!我们做了活动,再分省统计一下效果,他们要是不做,我们就可以在开会的时候羞辱他们了!”
我说:“屁啊!他们才不在乎咧!反正他们就是不做!”
然后副老大说:“是这样的,我们统计效果,是为了鼓励那些做得好的地区,奚落那些做得差的地区,但照目前的情况看来,统计出来的数字会很难看,这样那些做得好的先进地区一看心就凉了,做得差的落后地区心想不做倒还真赚着了,那怎么办呢?”
我说:“屁啊!现在全都是落后地区嘛!哪有先进的!”
大家点头称是,齐声赞道:“原来现在全都是落后地区呀~”
如 此一来众人意见统一,便抛开了这些琐事,专心一意地讨论起周末烧烤大会的安排来。要多少肉串?多少肉筋?多少鸡心?多少鸡翅?肠是买猪肉的还是鱼肉的?烤 馍是十个还是二十个合适?蜂蜜、老干妈、酱豆腐、海鲜酱、沙茶酱,甜面酱要不要整一包?矿泉水一人三瓶?得买4L的大桶装!恰恰的瓜子不行要买正林的。 20个人坐4辆车着实太挤,新车还不能满载呢!那个谁明儿把DV带来。到时候带不带你家狗啊?
所以说处在阴暗面的时候我们要多看看美好的东西。来,光明的各位,一起来听一首难听的歌罢。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Wake_Up_Dead_Man.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Wake Up Dead Man”
by U2
Jesus, Jesus help me
I’m alone in this world
And a fucked up world it is too
Tell me, tell me the story
The one about eternity
And the way it’s all gonna be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Jesus, I’m waiting here boss
I know you’re looking out for us
But maybe your hands aren’t free
Your Father, He made the world in seven
He’s in charge of Heaven
Will you put in a word for me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Listen to your words they’ll tell you what to do
Listen over the rhythm that’s confusing you
Listen to the reed in the saxophone
Listen over the hum in the radio
Listen over sounds of blades in rotation
Listen through the traffic and circulation
Listen as hope and peace try to rhyme
Listen over marching bands playing out their time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Jesus, were you just around the corner?
Did you think to try and warn her?
Or are you working on something new?
If there’s an order in all of this disorder
Is it like a tape recorder?
Can we rewind it just once more?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WAKE UP WAKE UP DEAD MAN

 

我一个人看书写信到处走走爬爬

这两天大犯懒,该写的都拖着没写。到这会儿了都,补上。
星期四晚上十一点半,王大猪同学忽然来电说到北京了。一问,还好,在工体那边。于是去鬼街吃烤鱼,啊,王熊那个死变态,竟然爱吃烤蜗牛!三块八一串,刷刷两口就不见了……吃完后他居然主动放弃了第二顿,看来以后是要常来北京了。本想找个地方坐会儿,惜乎大猪同学有酒吧恐惧症,北京的茶馆咖啡馆好像到这点儿也都关门了,于是只好在寒风中乱走,听他讲山口山胖鸟德鲁伊的故事……真是冻死我鸟。
周五收到了豹豹同学寄来的书,大感谢!还有签名呢,帅呀。下回我也签,啪啪啪啪签上“请看下集”四个大字。
周六,这就说到正题了。按照原计划周六去走厢红旗–香山一线,虽然我口头上宣称无组织无计划,实际上,我却是做了完全准备的!
首先,为防止我那个过期手机出现间歇性无信号状况,我kiang了一个测试机来作为备用!未曾想两个都没充电,半天内前仆后继地挂了。
然后,因为MP3前两天送修去了,所以将数十年陈的一个CD机翻了出来,还连夜刻了一堆盘准备路上听。结果除了CD机里的一张小红莓,其他全都拉家里了。
不过这些都可以不care!最关键的是在出走社扒了一张香山一带的等高线图,打印出来作为参考。还有一张妙峰山--香八拉的穿越示意图,留作备用。这两张图拿出来迎风一抖,那是相~当~的专业呀!可惜,两张图撂在桌上都忘了带出来。
……=_=b
闲话少讲,却说我从星期五晚上十点多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周一到周四连续缺觉嘛),洗洗涮涮磨磨蹭蹭到了十点出门,直奔楼下超市买了两瓶水两瓶脉动还有食物 若干,然后去车站坐801到颐和园北宫门再倒331到厢红旗。在这里我要夸一下脉动新品的新包装,绝对当得起固若金汤四个大字,我拧了两分钟纹丝不动, 拿刀抹了它一圈脖子都无济于事,最后还得拿牙咬开(大庭广众之下有这等亲密举动还真是不好意思……然而对方为什么是一个瓶呢!!!)
到北宫门,倒车坐三站就到厢红旗。下车后二话没说先朝反方向走了五六百米,眼瞅着就到前一站了,想想不对调头走了回来,这一走又走过了一站……二十分钟内没找到从哪儿上山,面前两条道,道旁两块牌,一曰“游人止步”,一曰“军事禁区”,二选一,我还是选那条没有卫兵站岗的吧。
从游人止步的那条道上去,找人一问,还真是从这儿上山。五分钟后,就沿着台阶在山上走了,来爬山的人还真不少,前面十余米处有一拨两三个,身后十余米处有一拨四五个。爬了四五百个台阶,旁边有条小路,一时腿欠就走过去了,没想到就这样踏上了十八弯的不归路……
从厢红旗走到香山的计划失败了!一整天我都在这一片山上绕着,最后还是从原路下来的=_=b 除了几坨樱花之外没啥可看的,还有一个空无一人崭新如公厕的小庙。下山时走到旁边的西山兵营去了,被大黄狗撵了出来,好家在,总比被卫兵拿下的好。没啥说的,贴图吧。全部图片可以点“相册”链接去巴巴变看。

1.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这样的路上走过去走过来,这是走过去的时候照的,彼时第一瓶脉动还没喝完,回来的时候就只剩最后一瓶水了





2.一些灰的树和一些绿的树和一些白的树和一些粉的树


3.走近一看原来是树上开花



4.有道是落花有意随电缆,而电缆无心恋落花……
“你们这种山野气质实在不适合我们IT圈嘛……”
“嘤,伤自尊了~”



5.远远看见心中一惊为何这荒山野岭之中竟有偌大一个公厕?!



6.走近一看尚未开张门楣之上雪白一块匾额,待我亲笔题书曰“男左女右”



7.其实人家是很有来头的!金山!宝藏!满寺黄白之物,你说吓人不吓人?



8.“方头方脑的大黄狗,我要和你做朋友~”
“汪汪!发现可疑人物!老赖着不走,真他妈粘糊!”



9. 从这里爬上去可以很快到山脊哦!怀着这样的念头我沿着这条沟往上爬,数分钟后,好想抽数分钟前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10.终于爬上了山脊,意外发现柴棚一个。立即想起搭台唱戏办丧事看坟吃豆腐饭
打红五竹林七贤饮酒作乐一大堆不相干的事情来了。


11.走过柴棚偶遇欧巴桑一名,整理了一下背包让她先走,本以为可以很快赶上,没想到直到下山,她一直走在我前头……看这个pose!多么有范儿!


“啊!高人!敢问大婶儿您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不见你走得多快,却一直在我前头呢?”
“ho,ho,ho,ho,无他,走直线尔!”
“噗!!!”兜圈男喷血掩面泪奔……

耶。 晃到五点多钟总算是下来了。快到山脚下还碰到一位雪白头发的老奶奶,身穿深紫色小棉袄,一手捧着一收音机,一手扶着栏杆,冉冉地朝山上走来。啊,我这 爬的什么山哪……打起精神来,下回一定要走到香山!可别再忘带地图了,MP3也该修好了,手机也充上电了,中国人民真正翻身做主人了!
— fin —
最后,感谢豹豹同学强忍着抽人的冲动,以惊人的毅力多次收听了《Coattails of a Dead man》。必须承认我把这首歌丢上来绝不是因为好听=_+b 在这里补偿一首,小红莓版的《Close to you》,祝豹豹同学早日康复。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Close_To_You.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烂苹果!

苹果的东西都是那渣!我去年三月份买了一个ipod shuffle!到今年二月底坏了!然后我拿去修!给我换了一个新的!到现在用了一个月!又坏了!跟原来坏得一模一样!磁盘容量变成零!什么都没法做!而且莫名其妙就坏了!现在又要拿去修!又换一个新的!他妈的这样我周末就用不上了,气死我!苹果真渣!我要去换一个魅族的X2!512M的只要四百五!而且还支持SRS!功能还多!把shuffle卖了!他妈的!
用短句,每句结尾都用感叹号,这样的文风真是显年轻呀=_=b 中午以旧换新去~一辈子都用全新的shuffle,保持三个月内坏一回!

 

真无鸟

周末自个儿香八拉去,不跟队了。路上差不多可以把福尔摩斯那几个大长篇都听完,虎虎哈哈。
既然某同学说我blog上老放半死不活的歌儿,那我今天痛改前非,放一首死到biangbiang的,来自 Tom Waits & Primus 的《Coattails of a Dead man》.
来,点小三角!
[audio:http://myradioheart.sitesled.com/music/Coattails_of_a_Dead _man.mp3|autostart=no|bgcolor=0x14568A]

 

晚睡早醒多做梦

两点睡,六点多就醒了。醒来之后当然是继续睡。然后就做梦,梦到在杭州家里,正起床,吃饭,上班。似乎正是梅雨季节,空气异常潮湿……然后我下楼,走到二楼的时候发现那儿开了家服装店(现实中那家似乎常年开着门打麻将),先看到了那个谁,然后发现其他同学也在那里,乌秧乌秧地不知道在说个啥。我继续往楼下走,看见某现同事在楼道里打着手机,大声吼道:”今天上午,二百条群发?好!”即使在梦中我也觉得,二百条还真TMD少啊…… 我到了楼下,四处寻找自行车。我想起上班时间应该是一点半,而我下楼的时候就已经一点一刻了。这时楼下修车摊的收音机开始报时:您现在听到的这一响是……怀着一种模模糊糊的恼怒之情我醒过来看手机,好家在,不到八点十分。 于是我又睡去……

 

夜战八方扛刀式

今天去了趟雍和宫,门票居然换成一奇形怪状的小光盘了,进门的时候还要扫上面的条形码 咧~搞得跟家乐福四的。回家一看是4分50秒的一段介绍片,VCD格式的,满屏闪着着红绿二闪儿的雪花点,要是一毛片我早骂街了=_+b 在里面咔掉了一筒卷,感谢醉小朋友友情赞助(鞠躬,献哈达)
去雍和宫的路上途经东土城路上的东来顺,门上挂一大横幅,上书:“挂炉烤鸭38元一套”。我心说:“东来顺的烤鸭可真便宜啊~~~”不知道东来顺的涮羊肉和全聚德的烤鸭听了作何感想……
晚上在辣popo亲切会见了饭盒同学,二人一对眼,哇咧,果然是靓女更靓了帅哥更帅了,席间你来我往夸得不行,连上汤白菜都没心思吃完!自盘古开天地,地久天长以来,辣popo的上汤白菜还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上汤白菜:555555太丢人了!不活了我,吃了我吧!!!
饭盒君:嘿!阿叉你有变帅哦!
阿叉:啊哈哈哈哪有!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发型!饭盒君你才是变漂亮了很多呢,特别是侧面看起来感觉完全不同了!
上汤白菜:…………………………狗男女!
(大胆!拿烟灰弹它,我弹!)
于是一道名菜就这样被屈杀了。
扯半天跟标题一点儿没关系,那就补一句,今晚开始要赶第二部大长篇了,呜呼=_+b

 

天气晴朗

没有传闻中大风降温的样子,今天出去暴走的同学有福了。
间歇性自闭轻度发作 。
性自闭……
=_=b

 

于梦中得大欢喜

昨晚没梦见游戏,梦见小妞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也只有这样的梦我才能记着点儿吧。

 

关于游戏的梦

作为一名悲哀的上班族,桌面小游戏已日渐成为我唯一的选择。DXBall,怪怪水族箱,祖玛,埃及祖玛,QQ龙珠,联众俄罗斯方块,血腥大地那一系的屠杀 类游戏,等等。对于这一类游戏,我的原则是:拉一个过来,打穿,然后删掉。遗憾的是有些小游戏玩到后来巨难无比,或者说小人我水平有限,有些游戏拼了老命都打之不穿;而QQ联众之类的网游又没个尽头,所以抱着这种一击必杀的心态来玩小游戏,结果就是深深地陷了进去。

比方说有一回我玩 《法老王》(那是小游戏吗?……那会儿我不是还年轻嘛),玩到最后一关眼看胜利在望之际,忽然间地震海啸,席卷了农田渔场,各路神仙纷纷下凡拆屋毁庙,十分地闹腾。我咬牙切齿地在那儿死撑,从半夜玩到凌晨,看着满屏小人缓缓蠕动(电脑慢哪),不知不觉竟沉沉睡去。然后我开始做梦。我梦见一张白纸,我在上面 画着方框。有大方框,小方框,长方框,方方框,一个方框接着一个方框,渐渐连成一片……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这个梦。在《法老王》这些City Builder系列的游戏中,城市的建设是以Block(街区)为基本单位的。一个街区包含若干居住点和相应的所有配套设置:水井,神庙,医院,戏院,市场,消防局,收税所等等。在建设一个街区之前需要先铺路,所有的设施都将沿着道路建设。这些道路都是封闭的方形,这样服务人员才能在街区内不断地兜圈,来 满足街区内所有居民的需求。由于服务人员的活动范围有限,所以在铺路时就要计算好街区的大小,也就是路的长度和宽度。说了这么一大堆,你应该明白了:画方框就是在规划街区的道路,方框套方框就是整个城市的蓝图……更进一步地说就是:我的梦是对游戏的高度抽象。
又比方说QQ龙珠吧。这个游戏我每次玩差不多都要玩通宵,倒不是因为有多喜欢,而是要等到玩困了晕了迷糊了才有状态。在清醒的时候我手慢,老输。一二十盘之后就开始进入半睡眠状 态,思维切换到梦境模式,也就是说,相当地抽象:此刻在屏幕上我只能看到呈螺线形分布的一段段颜色,而我的目的就是把相同的颜色尽量地融合起来;这样就完全不考虑什么连击、连消、穿透之类的问题,只要三个连一块儿能消的就消,没追求的人打牌胡的就是屁胡。我一手托着腮帮子撑着脑袋,一手握鼠标移动幅度不超过5CM,两眼失神地望着前方,焦点根本没落在屏幕上,同时音箱里连续传来“PONGPONG”的消除声。这种元神出窍隔空取敌首的感觉十分过瘾,但是第二天会奇困无比。在此我不得不批评一下QQ龙珠了,这游戏太没技术含量了,拼的就是一手快,而我在这种反应回路极短的情况下,手比脑子还快……
还有怪怪水族馆,那是一个投鱼食喂鱼让鱼拉金币赚钱捎带着打击恶势力以免它们把鱼一扫空的游戏,在梦中却化为无穷无尽的三种点击:一种带着鱼苗落水的扑 通扑通声,一种带着撒下鱼食的咕噜咕噜声,还有一种是痛扁鲨鱼的爆裂声。还有血腥系列的Alien Shooter,我在梦中看到的是满黑板的粉笔线条从黑板顶端不断地落下,我拿着粉笔擦挥舞着手臂奋力地擦呀……擦呀……六管雷神火炮的扫射竟然变得如此轻柔……
今晚我又卯上了一款游戏。还是血腥系列的,Evil Invasion。这款小游戏类似于一个简化版的暗黑,有升级系统,有魔法术,任务依旧是消灭地图上除你以外的所有生物。我把所有的点数都放到了 Wisdom上来提高Mana回复速度,加满了也只够保证最低等的Magic Missle无间断发射。而那些怪似乎完全无惧那些紫色的魔法箭头,一波波乌秧乌秧地涌上来。而高级魔法只需数发就耗尽了Mana,只能束手待毙。 Health上放的点数太少,一碰就挂。总之就是什么都不够用。技能点不够。血不够。法力不够。经验值不够。宝物不够。而怪又太多。Hardcore难度打到了第八关,再也过不去了。目前已经进入连续征战的第八个小时……
哦买嘎。我势必要带着它入梦了。会梦见什么呢?技能点不够。血不够。法力不够。经验值不够。宝物不够。而怪又太多。
我猜会梦到生活本身=_=

 

来一段儿

昨天晚上去游泳。九点出头去的,九点四十到那儿。进了更衣室,看到一小孩。圆头圆脑。圆鼻子圆眼。身披一块大浴巾,口中念念有词。
我仔细一听是这么两句:”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说边把肘子举起来亮亮。
我瞅了瞅,想这胳膊也不瘦啊,迪亚天天卖的乡巴佬鸡翅比这瘦二百多倍呢。
这小朋友看见有这么一位斯文帅气的欧尼酱瞅他,心中倍感欢喜。摆个架势,将浴巾一甩:”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
来回来去怎么就这么两句呀。
“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
这小孩跟谁来的呀?
“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
有人管没人管啊??
” 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 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别看胳膊瘦,一身腱子肉!”
我还是去水里呆着吧=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