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二月 at 我的心是FM调频

二月, 2006 的日志

胡叉叉不辱使命,小书生再战江湖

从前有个书生,进京赶考。半路上,他住进一间破庙。到了夜里,来了一个女鬼。女鬼说:”朋友!你想改变你的生活吗?”书生闻听此言心中一惊,支吾道:”这个么……我已经上京赶考啦!”女鬼说:”屎!我问的分明不是这个!”书生又吃一惊,假意问道:”那你问的又是什么呢?”
女鬼说:”朋友,私奔吧!”书生又吃一惊,不敢正视女鬼,两个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女鬼怒道:”怎样嘛!”于是书生的心防崩溃了,他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然后他说:”好呀。”
女鬼说:”那你赶紧抹脖子吧。”于是书生抹了抹脖子。女鬼看看他。书生又抹了抹脖子。他抬起下巴来说:”干净了吗?”女鬼抬手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说:”少跟我装傻充愣!找抽哪!”于是书生哭哭啼啼地从包裹里取出一把刀来,架在脖子上比划了比划。然后他说:”我决定先考虑一下。”女鬼说:”你考吧!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我就走了。”
书生又是一惊。他持刀作自刎状,站在那里做激烈的思想斗争。他一边想:”妈妈个叉,老夫进京赶考,一无门路,二无才学,多半是考不上。当然了,主要是我不想考。就算中了状元做了大官那又如何,我又不想做一个管理型人才……死了死了死了私奔!”转念他又想:”我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决定去死呢!至少也要多考虑一下罢!首先要增进一些对死的了解……”于是他朝女鬼躬身施礼道:”姑娘,请问死是怎么样的?”女鬼说:”不知道呀!你死了就知道了!”书生无奈,只好回来继续瞎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心里越来越着急,有一个声音呐喊道:”天就要亮了!天就要亮了!天就要亮了!”又有一个声音说:”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
于是书生走出庙门,去看天色。天还是黑漆漆蓝晃晃的,一丝曙光也无,教人安心。天上一轮明月又大又圆,照得山间松林银辉一片。书生叉腰站在那里,夜风袭来,吹去了烦恼。他说:“朋友,你到底想搞什么?我想在这世上游逛,整一点好玩的事情。进京赶考和抹脖子都很没劲,好玩的是跟美女私奔。这件事情细想起来就很有搞头。首先我觉得要跟她培养一下感情,所以我要叫她出来一起看月亮先。死不死的问题,不是考虑的重点。”
女鬼说:“日!搞半天你还是不肯抹脖子嘛!搞屁啊!是不是男人!”
书生怒道:“你大爷的!”他一刀抹了脖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片刻后他的魂爬起来,拍拍衣裳说:“消停了吧!”
女鬼说:“消停了。”
于是二鬼相依相偎,在山间消消停停地共赏明月,真是羡煞旁人,羡煞旁人呀……

 

热烈祝贺blog访问破万

热烈祝贺blog访问破万

来,庆祝一下,大家来做题吧!

古老的个人档案小测试

 

职场暴力是上班族的解闷良方

昨天早上六点半睡,十点起床,吃了一个泡面然后写到下午三点,搞定了六千字。比前两个星期写的加起来都多,而且还是边写边想的……
日!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潜力在,所以我才会把稿子一拖再拖的呀!!!我是不是应该满怀自豪之情,狠抽自个儿一顿来惩罚自己的懒惰呢?
我打算辞职去搞出版业,这样听起来是不是很屌?
具体做什么工作呢?
贴小广告的!
稿子写得快,赶脚自己就很牛叉!这样才有信心去大辞职嘛。
老板,我要辞职!
不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我的王八拳!
昨天跟技安君说了双休日超人的构思,还有一个没说的就是职场暴力美学。初中时跟同桌常常讨论学生暴DONG委员会的构思,以及如何封锁学校,镇压老师,然后把学校改造成武装基地,面对强大的公安部门乃至人民解放军负隅顽抗,并且一举消灭之。
想想看,一层办公楼里二三百个白领前一瞬间还坐在那里了无生气地办公,后一瞬间就在加湿器的水雾间挥舞着键盘鼠标显示器盆栽打印机饮水桶打个血肉横飞,多好玩呀!
想做的时候要快做,现在我想吃饭了。

 

心灵且狠,手巧且辣的阿叉君

今晚带着535去看相声大会,途中发现 快门异常,按下去之后合不上。于是大会的前半段我一直在那儿啪嗒啪嗒地鼓捣快门,周围观众无不侧目。大会圆满结束之后去鼓楼东大街的酷烤,因为贵且饿而能 吃所以在进门三分钟后放弃,转而去鼓楼黄记煌对面的那家什么什么鱼。吃完回家,先和正版君合计了一下够不够钱打车回家,结论是:够,然颇具挑战性。最终还 是成功地打车回去了,还是一块六的呢。
回家之后花了三小时鼓捣535的快门。把机器拆开(拧了十几颗螺丝,后来发现大多数跟要拆的部位无 关),在拆开状态下试了试,发现没啥问题。再装上(居然差不多都装上了),试了试,发现问题如故。于是再拆开,结果啪啦一声响,有若干塑料配件断裂了。检 查了一下,是两个扣件,再加快门按钮。当时略有些“二百六,打水漂,手真贱,好欠抽”的赶脚,但是稳定了一下情绪,还是坚持把机器拆完了,重新试了一遍, 没啥问题,再装上,这下差不多行了,莫非刚才的问题就出在快门按钮上。没有了按钮,就只剩光秃秃一小截金属杆露在外面,用胶带纸粘上按钮试试,觉得手感极 差,于是把一个迪亚天天的塑料袋撕下一块来拧成塑料绳,从金属杆上的小孔中穿过去,再编成一坨,酱紫一个奇门装置用起来居然还不错。装入一卷柯达200试 了一张,似乎一切正常。哇,哈,哈,哈。明天去把那卷四百的冲出来罢,后面的十几张怕是都不能要了。
各位朋友,你们知道吗,我们把一样东 西买来,其实并不能算真正拥有它。拆过,装过,亲手保养过,最重要的是有足够的了解,这样才能算得上是拥有。只是拿来使用的话,那是很低的境界。找老婆也 是一样的道理,当然了我不鼓励你把她给拆了。就算你是外科大夫也不成,倘若装完之后发现案板上还多了一堆啥,那就太恐怖了。好在今天装完之后只多了一颗螺 丝,我实在懒得再拆一遍了。好了,关于拆机的事情我就自我安慰到此。接下来是大赶稿时间,全国各地的观众晚安。
照传统丢歌一首,U2的”The First Time”,来自”The Million Dollar Hotel”的原声碟。歌词如下,如果是看着电影的话,更好。
U2 – The First Time
I have a lover
A lover like no other
She got soul, soul, soul, sweet soul
And she teach me how to sing
Shows me colours when there’s none to see
Gives me hope when I can’t believe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I feel love
I have a brother
When I’m a brother in need
I spend my whole life running
He spends his running after me
When I feel myself going down
I just call and he comes around
But for the first time, I feel love
My father is a rich man
He wears a rich man’s cloak
Gave me the key to his kingdom coming
Gave me a cup of gold
He said: I have many mansions
And there are many rooms to see
But I left by the back door
And I threw away the key
For the first time
For the first time
For the first time, I feel love

 

私奔才是王道

我觉得绝大部分想得很美的事情我也就想想而已了,真去做的实在少之又少,除非不断想不断想老是想老是想又要想又要想啊~为什么还想~ 于是只好做了  然则我忘性惊人,这种事情很少发生。
前两天还说离开谁地球都一样转呢,昨天就收到内部惊天大邮件,大老大之大闪人了,哦也~ 我要捂着脸哭喊道“X总走了,我也不要留下来了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一路飞奔而去
在这里向偶尔路过的way1同学问个好,手电筒系列的第三张我很喜欢!
way1同学的blog是:way1.blogcn.com
WAY/MALE/20/ZHEJIANG UNIVERSITY  哦买嘎,原来还是校友!希望你学的不是工科,不幸是的话,平时没事一定要多出去走走,这样才有机会泡到妞啊~~~
另,B4 seniwode同学,手捧一个holga除了造废卷之外就啥也不会了,我要送一块匾给你,上书“LOMO废柴”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呀!
好,下面去召唤seniwode同学来看我的blog。

 

flash man

闪 人
随着阿花同学与新闻君相继闪人,在此地已经生无可恋了。
哦!
我要做出对各位同事很不厚道的事情来了!
在他们对我做这样的事情之前?
酱紫的事情早晚都会发生的嘛,少了谁地球都转,对不?
说着上面这句话走人实在是太欠抽了,我喜欢

 

日日日日

今天要写一个语音博客的产品策划案,首先要说说博客现状啊,发展前景啊,概念啊,创意啊,虾米虾米的,老子枯坐半日(中间处理杂事无数),哑口无言。
日啊!我这个包装能力为零的人!注定不能写活动方案、影评、卖身契、生死状等一切我不愿意写的东西呀!

 

这是一个万物生长的季节,旧的东西都要坏掉

春节后坏掉的东西真多呀。
首先是我自己。
然后是眼镜儿。
然后是周五晚上的ipod,差半个月过保修期,闪存坏了整个儿换新的,哈。
然后今天手机死活没信号了,一查,这是病!
春天快到了。春天是精神疾病高发季节。有病发病,无病养病,该坏的坏掉,没坏的搞坏,一起在七损八伤中迎接新生。

 

懒是万恶之本源!

今天去了玉渊潭,除了一块宣称从九五年至今在此淹死九十几人的牌子之外,简直光秃秃一无可看。幸好有怀旧整人游戏以供娱乐,在此同情新闻同学,他在喊猪头、扮狗尿、抓(。)(。)之后还能被迫坚持下,着实神经可嘉!
从玉渊潭出来我独自跑去五棵松买了部爱丽昆535,全新的旧机器,瞅着能有六成新,宛如一位中年处女。随手照了五六张,不知道冲出来怎样。啊,好穷!为虾米会这么穷!其中的原因我着实不忍多想呀!
然后去玉泉路的黄记煌吃了两份三汁焖鱼,期间继续无聊BT游戏,同情meimei同学因此买了百分之八的单,幸好总共也没几个钱。出来之后进了旁边一家小店,就看中她们家的灯了,是把一卷铅丝弯成方便面造型然后绕成乱七八糟一大团,中间点几个小灯泡,远看非常漂亮。有空自己做一个来玩哈。
今天还收到某同学电话两通,接起来一听半天没言语,揣测是没锁键盘放在口袋里结果误拨了。吃饭的时候竟然收到该同学彩信一条,内含乌漆嘛黑的照片一张,暴寒一个,误操作竟然可以整到拍照外加发彩信这么自动化果然不愧是NOKIA的智能手机呀。其实误拨的现象是很常见的,之前阿蕉君就常常收到我的误拨电话,我也常常收到福福同学跟免惊那个死变态的意外短信。为了避免酱紫的情况发生,建议大家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为电话簿的第一条,例如我的第一条就是“阿叉”,相信在座各位有很多都是这个吧哈哈哈哈。不这么存的话就要无端骚扰阿花同学了,阿米托福!
今天好累呀,继续赶稿吧……公司禁用QQ了,不知道用MyIM或者Miranda IM或者Giam会不会被查出来呢?知不道,看来我要把上班QQ聊天的时间用于研究突破QQ限制上了,多无聊呀。不过上班聊天却是耽误事,一部思考中医我就看到第三章而已,好久没往下看啦。各位同学要是在QQ上找不到我就在爱卖身上召唤我吧。
OVER

 

即将暴走

今晚大风降温。
继续晚睡。
反倒比昨晚要清醒些,注意力也集中一点。哦,毕竟昨晚是到四点……
打算本周末或下周末出去暴走,大风的话就不去远地儿了,五棵松是一定要去的撒。
真他妈的穷呀!
丢歌一首,Nancy Sinatra 的 《Bang Bang》,曾出现在《Kill Bill VOL 1》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