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5 的日志



像少年般考拉

正所谓世事难预料啊,果然不假,一转眼明天晚上我就要飞上海出差了,关于这件事,我想说的是:我竟然可以把印名片这件事忘记一百多回,该不会是强迫症吧?
这件事到此over,下面开始扯淡。
首先预祝我的表弟在明天开始的高考里考出自己的水平,我表弟那么聪明一孩子学习成绩竟然还不如我当年好,看来当年我真他妈花了太多时间在学习上了……可耻 啊!可耻啊!所以我衷心祝愿他考个一塌糊涂屁滚尿流的,免得重蹈老夫的覆辙。最可恨的是丫竟然选了文科,妈的,难道我有在他面前流露过要火烧全国各大重点 理工科院校的意思么?
抑或是丫理化太差?这么一想我真嚼得当年把物理化学学得太好了一点…… 不过洒家的政治历史那叫一个没得说,绝对是倒数级别的,所以说偏科要不得啊!要不得啊!
借 此机会,我还要怀念一下我跟表弟的深厚感情。许多年后,当叉表弟坐在电扇吱吱响的教室里,面对着一屋子沉默的背影和三四个面无表情的监考老师时,他会想起 在多年前那个有阳光的下午,当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掉进那池浓绿浑浊的水中,一条穿着凉鞋的白生生的腿咕咚一声直踹下来,他抱着叉叉同学的小腿像考拉抱着 桉树,哗啦一声被挑起到岸上。然后我领着他到处兜圈,直到把那件蓝白条的海魂衫晾干,最后像没事人一样,把他交还到他母亲手里。
他一定想不起来是怎么掉下去的。因为我也忘记了。

 

鸟淡鱼汤

正所谓世事难预料啊,果然不假,一转眼明天晚上我就要飞上海出差了,关于这件事,我想说的是:
我竟然可以把印名片这件事忘记一百多回,该不会是强迫症吧?
这件事到此over,下面开始扯淡。
首先预祝我的表弟在明天开始的高考里考出自己的水平,我表弟那么聪明一孩子学习成绩竟然还不如我当年好,看来当年我真他妈花了太多时间在学习上了……可耻啊!可耻啊!嗯,所以我衷心祝愿他考个一塌糊涂屁滚尿流的,免得重蹈老夫的覆辙。最可恨的是丫竟然选了文科,妈的,难道我有在他面前流露过要火烧全国各大重点理工科学校的意思么?
抑或是丫理化太差?这么一想我真嚼得当年把物理化学学得太好了一点…… 不过洒家的政治历史那叫一个没得说,绝对是倒数级别的,所以说偏科要不得啊!要不得啊!
借此机会,我还要怀念一下我跟表弟的深厚感情。许多年后,当叉表弟坐在电扇吱吱响的教室里,面对着一屋子沉默的背影和三四个面无表情的监考老师时,他会想起在多年前那个有阳光的下午,当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掉进那池浓绿浑浊的水里,一条穿着凉鞋的白生生的腿坚定地踩入水中,他抱着叉叉同学的小腿像考拉抱着桉树,哗啦一声被挑起到岸上。然后我领着他到处兜圈,直到把那件蓝白条的海魂衫晾干,最后像没事人一样,把他交还到他母亲手里。
他一定想不起来是怎么掉下去的。因为我也忘了。
好,表弟同学的事儿over了。接下来说我自个儿。
你知道,目前我处于状态A。继续发展的话,将达到状态A+。在当前,状态B还没有出现。等到状态B开始萌芽,开始成长,直到成为和状态A机会均等的选择,而且看起来几乎是仅有的两种选择时,我就要毫不犹豫地去选择状态C。这就是大没谱儿之王的魅力所在。但在状态B出现之前,一切都无从选择。表问我状态A,B,C分表代表什么,那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不过如果你对于状态A有兴趣的话,就请来应聘本公司的产品专员。
然后呢,我想说什么?我想说,我讨厌做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时候我对生活毫无期待有如看一场国产电影。有时候又想去逆天,去违反一些自然规则。当然了,大部分时候都是前者。所以通常我没所谓到令人发指,偶尔又执拗到好像满脑子都灌了屎,这两者都说不上是正常状态。
但我讨厌把生命只是当作一件事情来做。我讨厌我只是去经历它。如果伤心难过不可避免的话,我讨厌摊开手拿好纸巾,呲着牙静待眼泪落下。如果你不是年纪特别小,或者运气特别好的话,就会明白伤心难过是多么容易的事儿,容易到在一个恍惚间就悄然到来。作为一个富有智慧的青年,我讨厌做这种屁样容易的事。有时难过显得那样自然,而鸡鸡向上又完全没有目的,在这种时候,选不选都很难受,选什么看来都不是好的结果。你猜我会干嘛呢?我想下面这句话你一定听到过:
做不出就选C吧。
你看,生活有时候就像一碗鸟淡的汤,淡到哭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而且你没有盐,没有味精,没有辣椒油和老干妈豆豉等等一切可以调味的东西,嘴里还干巴巴地没有唾沫。这种时候,要有把它默默喝掉的勇气。假如你跟我一样,是一个性格扭曲的偏锋派斗士,你就会从这鸟淡中品尝到仇恨的滋味。
因为扭曲的人应该拥有扭曲的人生。

 

Please Call Me The StarPicker

以消灭MSN联系人列表上一切小星星为己任!
捎带手更新一下,偷懒再贴一个歌:
Title:当这地球没有花
Artist:陈奕迅
Album:Nothing Really Matters

就似热汤怀念烈火缠绵头发苦恋被窝
遗憾甚么期待甚么当树林也孤立无助
给树熊爬甚么空著两臂为你而留座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
如浮云陪伴天马公演一个童话
当配乐遗下结他画布忘掉了画
请想起我如绿草当这地球没有花
就算日出忘掉雾水鲸鱼病了都想喝水
让那暴风柔和地吹假若离去只为团聚
给病人留药水不断吻我让我能甜睡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
如浮云陪伴天马公演一个童话
当配乐遗下结他画布忘掉了画
请想起我如绿草当这地球没有花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
如浮云陪伴天马公演一个童话
当配乐遗下结他画布忘掉了画
请想起我如绿草当这地球没有花

哎,圈圈同学就表骂我懒惰了,场子太多赶不过来嘛……再说多两句八。
双休日看了《雷蒙·斯尼奇的不幸经历》,金凯利演反角的那个,看完打算删的时候,不幸发现片尾字幕做得非常精彩…… = = 于是我就把那12分钟的字幕看了又看,没舍得删呀。
说 起来,金凯利好像很久没演什么纯搞笑片了。《楚门的世界》,《月亮上的男人》,《王牌天神》,《暖暖内含光》…… 《王牌天神》算是一个纯搞笑吧。楚门的世界就八多说了,月亮上的男人看到我睡着,暖暖内含光么……看完之后我把整部电影的原声截了下来,用的是 CoolEdit。
CoolEdit,真的是无所不能!
看来我不用它来剃须真是对不起它了……
嗯,顺便征集一下用CoolEdit剃须的方法。

 

哦买嘎,我那茫茫的未来

某一天早上,老大和大老大之大召唤我前往大会议室说事儿。我揣着一个本儿和一根笔儿推门进去,大老大之大没等我坐定,掏出一个问题刷地就劈面砍来:
“知道今儿找你过来啥事儿么?”
这一瞬间我有三个选择:
1、要丢我出差;
2、夸我癌埋森空间更新得好,要颁我一个癌埋森小金人儿奖;
3、知道了我上班不干活老写博的事儿,打算在发工资前夕开了我好为国家节省开支。
但四在动身之前徐圈圈同学已经告诉了我事件的真相,所以我只好摇头说不知——果不其然,大老大之大非常开心地说:“奖金!”
我脸上浮现出茫然的喜悦之情来,你也可以称之为憧憬。然后大老大之大和老大二人联手,向我讲解了奖金的计算方法:涉及到系数、权重、bonus pool、kpi等专业术语,我继续以茫然喜悦的眼神望着这两位,五分钟后,大老大之大说:“你已经听晕了吧?”
我脸上喜悦和茫然之情更盛,于是大老大之大乐呵呵地说:“我看你是已经晕了!”他丢过一张纸来,上面写道:“**** 元。” 当然了,还有一些别的。当然了,那些我都可以忽略。包括小数点和小数点之后的数字。
我接过纸来把它一折两半夹到本儿里,大老大之大说:“觉得怎么样?跟你想象的?”我说:“哦哦,差不多!”大老大之大说:“那你预想得还挺高的嘛!”
= = 我觉得我应该学多一种表情叫做 惊喜 才是,要不在江湖上很难立足……
然后大老大之大说:“最近工作有什么困难哪?”
我脸上登时现出愁苦之色来,嚅嗫道:“唉……这个么……总是很难。事情又多,人手又不够……地方接入,新产品,市场那边鸦鸦乌的case,那个挨千刀的老用户还老投诉……KC同学又住院,活儿全堆我这儿来了,老夫,老夫实在是……”
“好了,好了。”大老大之大豪迈地一挥手,说道:“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困难嘛!要向前看!你现在除了日常工作,还有没有啥其他想法?”
我眼神刹那间空洞到虚无:“其他想法?其他想法么……”
嗯,其他想法。我也就想上班时间看看小说写写博和心爱滴姑娘们群P一下癌埋森下了班去吃个饭K个歌泡个吧出个台什么的,要再有空的,给三五个月的年假老子出去旅旅游省得每次长假都要回杭州孝养爹娘空有一副云游四海的好皮囊却辜负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就算哪儿都不去回杭州多呆会儿也好,省得每次要去打羽毛球的时候都要先被人叫去游泳每回有人出血大请客就要被老妈勒令在家吃晚饭每回被不良青年勾搭去不良场所到后来大批人马涌上来东拉西扯最后还是去吃家门口的老山东牛杂吃到两三点钟撑得不能入眠……
妈的。我这样的抱负,你们能了解么?你们能吗???
所以我只好说:“啥想法都木得!”
大老大之大轻叹曰:“这样不行啊!你看看你,平时什么都不去想,过一两年你怎么带队伍?”
带队伍?
像念书时忽然遇到了生字,我思维卡了那么半秒。然后这三个字有如一道闪电划破我阴霾的心空,刹那间照亮了我心灵三分之二深处。当时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判了无期,以为从此可以安享晚年的受管制爱好者,忽然听说被改判了死缓一般。妈妈的叉,中国法律,有这么判的么???难道抗拒鸡奸,也是一种罪嘛~~嘛~~嘛~~嘛~~
我在心中披散了头发一遍遍地呐喊,直到大老大之大又问了一遍:“说说看,以后你打算怎么带队伍?”
Yep. It’s the time to say something…
“我打算——”我缓缓地抬起头来:“带队伍么,首先,要有枪!”
“枪?”老大和大老大之大同声惊叹道,“不是钱么???”
“啧啧啧啧。”我摇晃着食指,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哪,一点都不明白老派做法的好处……钱?有钱那是爹,有奶就是娘,有枪才是草头王,老子又不要去当公爹,要钱干嘛叉使?搞他妈七八十条枪,上山拉队伍才是正道!到时候我那帮弟兄呢,有老子肉吃,就不能让弟兄们素着,有老子钱花,就不能让弟兄们刷卡,出来混讲究的是他妈一个肝胆相照,扯他妈蛋的工资奖金Bouns,搞来钱,就他妈一半儿拿来平分,再一半一块儿潦光了算,有他妈那么多好算计的么?干活么,爱干干,不爱干就他妈拉倒,自家弟兄,老子养得起!还有,”
我一脚踩到了桌子上,目光阴沉地逼视着他们二位:“等老子拉起队伍,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的弟兄去辽宁,把那短嫩颠儿老投诉的用户剁他妈的一百块呀!!!普天之下竟然他妈有人搞到让客服双休日都打电话给老子,不剁不足以繁荣市场经济呀!!!C他老木的,我又不知道客服部的姑娘漂不漂亮,凭什么没事儿老跟她通电话?!”
老大惊恐地说道:“好像,好像还挺漂亮!”
“是嘛?!!!”我眉头跳了一下,神情稍和,一转念又怒吼道:“漂亮又怎么样?!吃不着一样他妈没有!!!一样他妈没——有——啊————————————”
胸中郁积的怨气刹那间爆发出来,轰地一声巨响,会议室四面的落地玻璃瞬间碎成粉末浪涛般喷了开来,我站在暴风的中央纵情高喊,以竖起双手中指的方式,面对我茫茫的未来。

 

大壮夫言出必践

昨晚回去把域名解析搞定了,现在服务器正常运转中……把昨儿没放的歌放上来吧。Drugstore的,If。
点歌名即可收听。
Title: If
Artist: Drugstore
Album: Drugstore


If I could have my way with you
I would make you fall asleep
And tell you every single thing
We both know is wrong with me

Tomorrow belongs to everyone
And it’s moving hopelessly
I lock the door and switch it off
Completely

If I could have you, have you, completely
If I could have you, have you, completely
If I could have you, have you, complet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