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五月 at 我的心是FM调频

五月, 2005 的日志

淡淡淡淡

早上醒来,感嚼无所事事……昨天不想今天的事儿,今天不想明天的事儿,课前不预习,课后不复习,就会导致这般脑袋空荡荡滴结果。我躺在床上 Kate.St.John ,听到某一首时,忽然发现就是刚才梦里那首含混不清的小调,由两个男人搭着肩膀在那里齐声唱着,十分之搞笑。嗯,下次不妨放着A片入睡……
这几天每天在公司坐到十一二点,各位老大看我的眼神不禁开始流露出脉脉深情,早知道他们这么喜欢一个穷极无聊整晚都在鼓捣癌埋森小空间的人,我还干他妈什么活这么费力不讨好?不过也没辙呀,近来人心思动,跳槽的跳槽,面试的面试,没跳没面的忙着泡妞,泡妞泡到劳累过度扁桃体发炎不幸住院还被偷了钱包正可谓惊天动地古今第一奇人……深表同情一个。环顾周围,似乎在干活儿的就只得人称“永不上心”的小人我了,昔日的跳槽小飞侠沦为今日的卧槽马,真是我操了吗……
操。
那天小妹怕怕同学纠正了我长久以来的错误说法,即“不硬期”应为“不应期”,经查证,确实如此。好罢,那“不硬期”介名词就作为我个人所有好了。事实上老子不还是有求必应,哪有不应了……从外表上看来硬度还有所提高,只不过心里软就是了。灭哈哈哈,心里美的大萝卜,心里软的大香蕉…… = =
今早捡到了一度迷失的小小愿望,拿来仔细一想,觉得它还真是异常朴实。它一度看起来还四狠有谱的,简直就要有谱到顺理成章——妈的,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顺理成章的事情 = = 到后来它没谱儿了,这一点着实令我伤心,我看到通往更大没谱的门在面前轰然关上。接下来它可能变得更加没谱,看到一粒种子突破了有谱儿的硬壳发芽长大,怎不教我喜上眉梢……嗯,对此我也懒得多想,到时候再说吧。
然后然后呢,靠,我要说点啥来着?想了后搭没前搭,刚想的词儿转眼就忘。就记得一句了:有谱儿是通往更大没谱儿的道路。我真他妈的是个哲人……继上一篇以东北乱炖来解释了热力学第二定律之后,于本篇中就有谱儿和没谱儿的辩证统一关系做了进一步的阐述,看来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推出划时代的巨著《论谱儿》鸟。
哎。近来想到了两个可以写的东东。一个是混混阿叉混在江湖的惊心故事,还有一个讲述内裤超人的情感生活,原名《大没谱儿之王传奇》,由国贸附近一写字楼出发,渐渐走向奇幻色彩,穿越整个多元宇宙,最后结束在浩瀚的星界之中。不可否认初期构思时我正处于一个没谱儿的颠峰……现在渐渐回落,再想起来,就算是一个发生在地球上,有点儿不太现实的故事好了。
谨在此献上《大没谱儿之王传奇》的一小段节选先。就只得这一小段儿还算是有谱的,因为它已经写出来了。如下:
我坐在屋顶上,看着紫色的粘稠的天空。金色的星星从最黑暗的地方冒出来,像糖浆里的气泡一样,先是小小的一个圆点,慢慢地慢慢地吹大了,然后无声地破掉。假如你始终只注视着其中一颗,你会看到它破掉后渐渐消失的残影,耳边听到轻声的叹息。如果你只是望着整个天空,那些密密麻麻的泡泡看起来就像疱疹一样,让人看了浑身一紧。但此时我双眼模糊,看到的浑然是一片朦胧闪动的金色。
天空变得更黑更稠,我想我应该去飞了。是应该纵身一跳,然后平平飞出呢,还是先来个头朝下的俯冲,然后贴着地面斜斜升起呢?或者是侧身倒下,然后以自由泳的姿势?
我站起来,走到楼顶边缘。风从我背后吹来,用心险恶地推得我站不住脚。我踉跄着向前跨出了一步,踩到了楼顶外的空气里。
然后风就停止了。包括刚才还能听到的,下面城市喧闹的声音。我没有飘起来,也没有掉下去。空气变得跟身体同等密度,所以我就正好嵌在了那里。
于是我又跨了一步。又一步。现在我整个人都进入了空中。没有风,也没有声音。我又跨出了一步。又一步。然后我走了起来。
大地远离。星星也不曾靠近。我一个人张开双臂,就这样走进了虚无。

 

无所不能,变来变去

啊!CoolEdit!你真是无所不能!
可以转mp3,可以转wma,可以转wav,可以转vox,可以转一切可以转的格式,真是无所不能!
就好像
我不禁想要拿CoolEdit来挑战更加极限的事情,例如,煮鸡蛋。
方法是:拿一个鸡蛋,置入茶杯中,倒水至与杯口齐平,放在音箱之前。然后用CoolEdit生成一段微波,循环播放循环播放循环播放……
然后,鸡蛋,就熟了。
因为我倒进去的是滚水 = =

 

恐怖滴杀人魔就在我们身边!

今早打车上班,车行至国贸桥下时刚好遭遇红灯,只好在白线后占了一个头排座位。马路两边由东向西和人流和由西向东的擦肩而过,我和司机隔着挡风玻璃一一浏览之,只听得这位身穿深兰色翻领T恤,长相忠厚老实的司机口中喃喃说道:“歪瓜裂枣……”
鉴于当时眼前之所见,我对他的看法深表认同。然后他叹息曰:“中国人个儿还是不高呀!”片刻之后从地铁口又涌出来一群,他点头道:“这拨儿还高点儿。”接下来他陷入了深思,沉痛道:“重数量,不重质量……”
他这话说得我好生迷茫,因为我不知道这个重XX不重XX的主体说的是谁。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很清晰明了:“矮个儿全都抓去杀了!”
我当场肃然起敬,一心只想恭请这位司机大叔下车秀一下身材,假如他不幸身高八尺的话,我就只好先发制人,从背后一记手刀劈在他颈部大动脉上,然后拉开车门夺路而逃——还能省不少车钱!

 

小小太阳大作战

双休日,我把自己关在家里玩魔兽。玩魔兽又不是看A片,为什么要用关的呢……毛病。
上周还没加内存,一块GF2跑起来不到15帧,画面闪得我心律不齐脑波不能同步,几乎要出现妊娠反应。这周加了512M的条子,Loading也快了, 帧数也上去了,跑起来都不卡了……尤其显著的是原地转身三百六十度的时候,以前转不到九十度就要读一下盘顿上几顿,现在可以完美地一挥而就,花花世界在眼 前飞舞~飞舞~飞舞~飞舞~飞舞~狂甩了八十多下鼠标之后,我猛然想起这样转陀螺圈对于我那个十八级暗夜盗贼是极不人道的事情,如果他能吐的话,这会儿大 概已经把胆汁都喷到屏幕上来了,要不得啊。
于是我停止了高速自转的愚蠢行为,出发去做任务。LV20以上的任务solo起来还真不是 一般的难,加上500以上的ping值,常常挥刀砍怪吼声如雷之际忽然间偃旗息鼓,双方面对面仅以眼神交流,斯斯文文好似两个白领。这时我禁不住老泪纵 横,知道lag过后,就要面对横死街头的命运。虽说挂一回也不过是装备耐久度掉十个巴仙而已,可每次复活还得跑二里多地呀…… = =
跑过二里多地,我一缕幽魂飘飘荡荡回到我望眼欲穿的尸体边,尸体用空洞的眼神哀求我说“复活啊!你倒是复活啊!”我只能回报以歉意的笑容:“哥们儿,这 方圆百里遍地的怪,我得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先啊……不就是多躺会儿么?那也好过刚起来就给剁趴下……”我在一边窝上许久,瞅个冷子猛一复活,瞬间切换到潜 行,急忙趸到角落里蹲下——就跟盲流进了派出所四的,直等到血长满了,再呐喊一声挥舞着两把曲刃弯刀冲将出来——谁说lv18的盗贼砍不过lv22的熊 怪?我偏不信邪!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好吧我信了。于是我回头去做lv17的任务……先找石爪小径,在法拉希姆湖周围兜了一 个钟头,把能上得去的山头全都跑了一遍木有找到,然后看世界地图木发现石爪小径这个标记,郁闷地想放弃时,发现任务介绍里说的是在密斯特拉湖南边……法拉 希姆……密斯特拉……我本以为我记外国名字是只记第一个字的,现在看来我对1这个数字也没啥概念了 = =
神经无敌大迷糊,决不是浪得虚名!
好罢,接下来,我话锋一转,要讨论一个严肃的话题。这个话题就是没谱儿……笑咩笑,一看你笑得那么苍白,就知道你也是个大没谱儿。没谱儿这个话题,嗯, 从何说起呢?说,在Limbo混沌海之中,地、火、水、风四大元素为了升华而不断地相互争斗,结果全搅在一起,变成了混乱的波动。简而言之,就是一东北乱 炖……但四捏,有一帮吉斯泽莱人,不辞辛劳穿越了大半个多元宇宙跑到这里来,用精神力控制那乌秧乌秧的一坨坨元素,把它们塑造成城市和寺院——就好像用东 北乱炖整一碟扇面三拼一样,是极度傻叉的行为。我不喜欢混沌海,也讨厌吉斯泽莱人,因为这个种族绝对不可能出产美女——不过基于傻叉间的心理维系,我可以 理解他们的所为。
你看,我们的世界,井然有序,欣欣向荣。自有SHI以来,人类一直在从事着生活有谱化这样可割可弃的伟大事业,真教 人嘘嘘不已。连我这样的亚利安星人看了也深受感动,一心只想找件诸如“消灭地球人”这般豪迈的事情来托付终身。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各位思维健全的父老 乡亲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都在整一些有谱的事情;假如你要问我这是为了什么,除非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贫道来采访我,否则我就要唬人曰,这是因为我们的 世界太过没谱,自个儿要再不有谱一下的话,就要这没谱的世界给同化掉,然后,就没了。于是乎,为了满足存在的基本需要,我们大家奋力有谱,无中生有地把谱 硬整出来。这个硬度各不相同,硬度较低的就好比在乱炖里捞白菜帮子,硬度较高的就相当于在乱炖里捞麻小,而且还是两块五一只异常肥美的那种。但四悲哀啊悲 哀,每个人在捞白菜或者麻小的同时,都把乱炖搅得更乱——stop,再说下去未免太过形象,不利于锻炼思维,所以我要抽象地说道:我们在致力于掌握有谱的 同时创造了大量的没谱,这些没谱散布于人与人的间隙之中,通常大家都不会care。但如果两人间距太小不足以容纳这些没谱的话,就只好直接作用于对方—— 这些没谱挟带着亲切的问候扑面而来,如果你在游泳时被田鸡腿踹中过脑门的话,就会明白这种感受。它会让你头一歪咕噜咕噜沉下水去,然后用抡王八拳的姿势从 水底直窜上来,胸中燃起火一样的斗志。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那些试图掌握的有谱的事情也会在不经意间变得没谱,它没谱得那么自然,以至于你很难 相信它真的有谱过。在这种时刻,我简直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没谱军派出卧底若干,煽动广大善良百姓,以有谱之名,行没谱之实——妈妈咪呀,一想到敌人如此凶 残狡诈,我就下定决心,倘若不能顽抗到底,我定要投敌叛变,早日成就功名。不过在当前,现在,这个时刻,如果你问我,究竟是打算英勇地投降,争当大没谱之 王呢,还是继续抛洒青春和热血,成为没谱儿天空一闪而过的华丽乐章——那么,我只好恬不知耻地回答说:“两个我都要!”假如你不能理解这一点,我还要腆着 脸继续说道:其实我就好比是一条高次曲线——不过我还不知道,这个次有多高。

 

现在开始调查潜水员名单

各位看帖不回帖的同学,请在看帖后编辑如下消息,发送至 oltra@zhouxingchi.com
“本潜水员今日再度下潜一米!”
我会在调查期间予以统计,届时下潜深度最大的前三位同学将依次获得:“比目鱼(季军)、海底泥(亚军)、大堡礁(除非地壳运动三千万年否则不可能浮出海面の潜水之神)”的光荣称号!
嗯,是不是很赞?

 

背负血海深仇,前来写一个博

现在我背负着四份申报材料、一份地方移动的流程图、一份产品流程更新、一份提示音更新、一份内容准备、若干mail,这山一样高,海一样深,非用加班或消极怠工不能消解的仇怨,上来写一个博,你怕不怕?我问你怕不怕?
近来开始在摸死你空间写博的同学人数见长,作为乌鸦界知名人士和欠抽急先锋,我要跳出来大声呐喊道:
请永远记住, 除非你不公开网志, 否则即便你没有告诉别人你的Blog, 总有一天别人会看到的. 因此请慎重考虑是否使用真名描述您的朋友们, 几乎所有人都因为写Blog而开罪过某些朋友, 甚至遇到麻烦!
引用自歪酷博客的注册说明。以非个人的经历向你们担保,这是真的。
现在,你们,怕了吧……

 

惊!遭遇泯灭天良的饭局主人!

oltra 说:
妈妈的,昨天睡太晚,现在植物神经紊乱,很想吐!!!泯灭天良的饭局主人 说:
表吐!不然等会儿会吃很多!

亏我还厚道地匿了他的名……哼!到时候先吐到他们吃不下,然后我吃个精光!
嗯,不吃吐的。

 

做IT良民,都来听网络小喇叭!

推荐一个网络电台:
http://www.di.fm/
把鼠标放在蓝色导航条的 Listen Now!上,就可以看到channel列表了
个人比较喜欢 Vocal Trance 还有 Chillout 还有 SKY.FM 里的 Top Hits Music 啦~其他的也都八错。96K的 MP3 Stream 格式,很流畅,米有问题~
哇靠。最近扮嫩扮得有点过火啊。

 

劲!鞋帽箱包之广告!

今天在家附近走来走去,看到一个买鞋帽箱包的小店,没错,就是常常在门口放个小喇叭,来回来去地放:“本店最新组织到一批外贸皮鞋皮包,一律以出厂价格 销售,数量有限,欢迎选购”的那种不到十平米的小店。这家店左边玻璃门门上贴着一张红纸,上书:“本店皮鞋一律三折”,中规中矩;精彩的是右边门上贴着一 张粉纸,上书:
差不多
给钱就能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忒实诚!
又想起以前住柳芳的时候,有一天去和平里那边,耳边忽听得一阵悲壮激昂的革命歌曲,然后一个酷似文革期间大喇叭播音员的女声缓缓地响了起来,她——说——
“亲爱的顾客朋友,本店因经营管理不善,现将部分库存商品清仓处理……”
当时我无声仰天狂笑,然后在那儿来回来去走了好几遍,笑到东来~~~笑到西~~~~
真是一当代大闲!

 

我动机不纯

都来看!都来看!
都来看!
都来看!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啥都没写。就是为了更新一下,骗你们上来看而已……灭哈哈哈哈哈!